提奧同學

Weibo:@食不知味吗

写点无聊的,偏爱的,不开心的,还请多担待了。

[雷磊] 难吃的腌笃鲜

深夜食堂真的太喜欢了,出于痴(吃)汉某种不可言说的心理,脑了这篇。特别废,本来想写段子的,结果又跑偏了。就这样吧,当个段子看,最近一直代入深夜食堂老板黄磊,真·不能自拔。

深夜食堂AU.

以下正文。

难吃的腌笃鲜


「人们结束一天的忙碌工作,正赶着回家之际,我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拉开木门,干净整洁的店铺升起昏黄暖光。屋子小小的,老板侧过身子从墙边蹭过去,顺手掀起筷子筒上遮灰的蓝白染布。

「菜单只有这些,随客人心意下单,只要能煮得到的都会做,这是我的经营理念。」

其实除了煎饺太费时间,还没有应付不来的菜。先煮一锅猪肉汤吧,放魔芋,猪肉片,胡萝卜,蘑菇,土豆。用锅焖起来,香味熏满屋子时冬夜就不会太冷。

「营业时间是午夜十二时至凌晨七时,大家都叫这里做深夜食堂。」

简单的洗干净手,老板从瓶瓶罐罐的酱料后面拿出一个发皱的烟盒,轻轻磕一下,运气不错,最后一支烟,最后那支往往是一整盒里味道最好的。

「问我有没有客人?」

他闲闲地点起烟,搭在烟灰缸上并不着急去吸。

「…还是挺多的。」

烟凑到唇边,雾像从天而降,他坐在帘布旁的阴影里,背影溶在烟雾里,组成一个一个小小的颗粒,落回地面。

木板门外喵喵地叫起来,他赶忙放下烟略有懊丧地拍了拍腿。
从一直保温着的电饭煲里挖了一小点,拌上鱼松,滴三滴酱油,再用勺子压成圆润的形状。低头闻了闻,蛮香的嘛。

「你的晚饭,慢用哦。」
他弯下腰,将小碗饭摆在那个灰白的毛团前,流浪猫不客气地伸了个大懒腰,看也不看他便埋头吃了起来,他微笑着,伸手摸着它的后背。随即,目光一偏,看见站在巷口的人正迟疑着望向自己。

「深夜食堂,进来坐坐吗?」
「嗯…你家没有牌子的么?」 男人仍站在原地,指着他头上空荡荡的屋檐,面露警惕。

他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拉开身后的木门做了个请进的姿势。
「只是灯坏了没有亮,明天就会修好的。」

「想吃点什么呢?」 他脚步轻快地绕到厨房里,洗过手后拉开柜门拿出一套餐具。

「什么都可以点?」

「只要会做就没问题。」

「那就腌笃鲜吧,好久没吃了。」 男人揉揉额角,目光锁定在墙上贴着的上个世纪的乐队宣传画。

「这个比较慢,如果你不急——」 他拉开冰箱门,从隔间里拿出一块被密封的很好的腊肉。

「不急。煮的久一点吧,久点才好吃。」

「好。」

被他落在一旁的烟很快就燃尽了,空气里散着苦涩的气味。

每个人都有在深夜里,无所事事,却不想回家的时候。他只一刀一刀地切着菜,初次见面时他从不是多话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一手点着桌子,似乎百无聊赖的样子。

「黄磊。」 他仍然专心于手下的案板。

「我叫孙红雷。」 男人慢吞吞地说,渐渐没有了戒备的样子。

「我今天遇到了一个人,」 他自顾自的接着说了下去,「眼睛小小的,个子也不高,很像我的大学同学。」

「在地铁里看到的,他快要下车了。就没有叫他。」

「我们在南方一起混了四年,那时候他的什么事我不知道,没想到会今天在北方擦肩而过。」 男人停顿了一会儿,似乎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

他仍然没什么搭话,只是在从冰箱底下抽出什么后起身的时候,朝他笑了一下。他的眼神是纯粹的,暖和的,让人感受不到半点压迫。

「他爱吃海鲜,还老嫌刚捞上的不够新鲜,嚷嚷着要自己下去抓。我还有一个很要好的同学,爱吃腌笃鲜。」 他深吸口气,继续说下去。

他沉默着,一字一句都听进了心里。手腕一旋,火苗柔柔地烧着,蓝色的火焰看起来一点都不凶猛。

「我不爱吃腌笃鲜。那个人是不是黄渤,我今天到底也没有叫他,所以现在就彻底不知道了。」 男人低沉的嗓音没有变化,面容也一派沉静,只是叙事的顺序变得颠三倒四了。

「可能还能遇见吧,这个城市也不算大,但也可能再碰不到了。或者我根本是认错了人。」

「不爱吃腌笃鲜这事,可能是因为我本来就不爱吃,还在大学四年里陪他吃了太多次,吃恶心了。最后一年实在不想吃又不好意思拒绝,就偷偷跑去跟黄渤吃海鲜,吃海鲜也不爽快,寝室里还有另一个人总是一边吃一边算账。」

「我们寝室一共四个人,现在居然一个也联系不到,有点可惜。」

「不知道黄渤最后有没有亲自下海抓一次鱼,不知道王迅最后有没有让老板娘给他们打折。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最后那顿饭我吃了一半就回去宿舍,跟他一起吃完了剩下的腌笃鲜。」

长长的勺子在锅里一圈一圈转着,盛了一小碗出来。

「做好了,尝尝看?」

「谢谢。」 男人终止了叙述,做出长叹的表情,吸气时闻到了热汤散发的浓厚的香味,就再也没有声音。

他拿着小匙舀起一勺,没有半点迟疑快速送入口中。

「…还真是当时吃多了,一尝这个味儿就恶心。」 男人自嘲着舒展眉头,却又略显慌乱地补充道,「不、不是说你做的难吃。就是这个味道,有点太熟悉了。」

他只面目含笑。

「麻烦再来一碗吧。」

「好,慢慢吃。」 他接过碗,又盛满了递回去。

「像,像……」 男人不说了,闷头吃饭。

像那天我一头热汗地推开宿舍的门,穿着宽大衬衫的男孩盘腿坐在我乱糟糟的床上。听见开门声,他歪过头来看我,笑着递给我一个盛了白米饭的碗,他说,就知道我会回来。然后催促我快点吃完,好赶去礼堂看那个最后一场播映的电影。

「他错了,我们应该慢慢吃完那碗腌笃鲜,永远不要去看什么最后一场的电影。」

「看完电影,我们就分别,约定明年也会学校看最后一场电影。」

可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第二年还没到,学校的礼堂就被拆了。

腌笃鲜这玩意难吃到如果不是因为想着他,真的不可能吃下去一口。
就勉为其难地承认是在想他吧,也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反正现在只能就着这个感觉再吃下一碗难吃的腌笃鲜。

他摸了摸酱料罐子后面的唯一一个皱巴巴的烟盒,已经没有烟了。

男人突兀地声音响在店中。

「有简单的工具么,老板?」
「是有一些…需要什么?」 他暂时放弃从另一处找一支烟,抬起身来问他。
「我帮你把灯修好吧,反正明天还要来的。」 男人简短地说,面前的碗已经空了。
他莞尔,温声道了句谢,从脚边的矮柜中拿出几样工具来。

一边打起手电给门外的人送光,他漫不经心地想着,明天早点做一份腌笃鲜好了,毕竟这道菜煮的越久越好吃嘛。





腌笃鲜篇完结。



小记:
没时间记了,感觉明天老师会打死我,我的地理作业啊。难过。晚安,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还听了我发牢骚😂)
关于文,大致想按小厨那些菜谱慢慢写吧,也不用担心会坑每篇都基本是独立的。也可能只有这一篇i dont know(…
知道写的乱七八糟啦但还是想看评论(乖乖接受各种批评建议😊 也可以点一道喜欢的菜,如果我能想到故事就用雷磊写出来❤️



鞠躬。再次感谢。

评论(8)
热度(33)

© 提奧同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