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罗伯斯庇尔/德穆兰】Les Mains

写得太好了…

夏季临江:

*在经过了长期的斗争后,我特么真的想不到我有一天居然会用发那个啥的方式来发正经同人,果然1w3千字的法革同人从头到脚都是MG词么....



(特么的更别说前几次居然图太长了压得妈都不认识我想静静)



*我,真的,原本打算是写竹马组的,结果越写越多,直到似乎变成了一个罗兰丹圣大四角.......


*并没有仔细研究过历史,可以说非常门外汉了,请当一个纯纯的同人对待


*主要角色死亡(这真是法革同人的一句非常有用的废话啊........)



正文点我...

孤独的狗:

上帝创造那谁的时候之法革错综复杂四角恋版本[划掉]

【读书笔记】法革笔记乱炖

未竟堂乱谈:

*一个迟到很久的诈尸。赠给春霞 @丹东占山为王 ,纪念我们在法革课间看1789的日子。


*一学期的法革课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史实依旧有很多糊涂的地方,不过能够了解法革史学界传统派和修正派论战的史学史以及认识春霞并把她拉进法语音乐剧大坑是很大的收获。


*下文主要是是写期末论文期间找资料发现的有趣句子,插图全部来自音乐剧《1789:巴士底狱的恋人》,附带一些小梗想了一下还是打上tag。答应剧社要做一期1789的导赏,还债之前用这篇热个身。其余的NOTES见文末。



以下正文。...



[方高] 迟到

许久不动笔,希望还能看。

哪里有错各位多指正包容🙏


以下正文:


1.

方新武从心理治疗所出来的时候,日头已经过半,昆明的夏天不比金三角,饶是阳光普照也不至于晒得人心烦。他推开玻璃门,瞧见高刚正拿个小马扎坐在路边树荫里跟几个乘凉的人聊天,见他出来了,便同那几人摆摆手,提起马扎朝他走过来。


今天挺快啊。高刚手摸到裤兜里,嘀的一声车锁打开。方新武跟着他走到后备箱,看着人把小马扎叠起来搁好,再一左一右绕到前面,拉开门坐下。

高刚没有听见他回答,皱了皱眉也没说话,放下手刹前突然半条胳膊伸过他胸口,方新武想被惊醒似的蓦地一抖,眉毛翘得老高嘴唇颤了颤。迎着他的惊讶与困惑,高刚面带无...

[雷磊] 半年前的au段子

最近状态超糟糕,写什么都如同--,又急又气,冷静下来其实也知道这事儿急不了。
就扔个段子(其实本来是脑洞大纲)吧,谍战类的简直死穴估计不会扩写了。ps:专业狗血一百年。

孙红雷-余则成
黄磊-(年轻且瘦的)回声

余则成问组织,能不能自由恋爱,组织教育他,他和翠萍就是自由恋爱。余则成愣了愣,把仅有的一张黑白人物照收了起来。

那像上是他的上线回声,他知道那人是留洋归国,现在潜伏在军统体系内,是那特务头子的副手。还知道那人讲一口上海话,但他的普通话也好听,字正腔圆,是他们支部里最标准的。对回声的相貌,他是记得模模糊糊了,约是眉清目秀,气宇轩昂的,黑西服白围巾,金丝边的眼镜,站在外滩夜景里,翩翩绝世佳公子。

后来...

 

发文尴尬症

瞧这个我

无望地:

😂天哪……写完这个之后我又尴尬了


kacakaca:



基本信息





英文名称:Feel so embarrassed to post your articles







常见病因:觉得自己写得不好,或时常发文后没有反馈







就诊科室:写手修炼科或热圈科,尚存在争...

现实向原耽。盛大的暗算(结局

还是写了一个结尾,这种时候结尾比过程要更重要:)

以下正文。

路明没见过陈磊穿正装,他认识他这么些年了,顶多见他偶尔穿着价格不菲的衬衫,可惜下身搭配着不值钱的裤子和更廉价的鞋,西服领带黑皮鞋的顶配还是头一次见。好久没见的陈磊笑得温和有礼,虽然在岁月雕琢下,眼角已经挤出细纹,但男人眉头舒展,曾经镌刻在那里的苦闷与孤独都悄悄地溜走。

路明遥遥地看着他,好奇和落寞兼而有之。这几年,他和陈磊的联系稳定在一月一到两次的电话,而最近这个频率还降得更低了。然后有一天早上,路明左眼皮跳个不停,他突然有点心慌,掐着对方转醒的的时刻一个长途电话打了过去。

陈磊的声音轻松而带着笑意,他说,我要结婚了,路明。
他把他的名字拆成...

现实向原耽。盛大的暗算

一个并不动人的小故事?

以下正文:

盛大的暗算

回到中国后路明没有再联系过陈磊,他像伦敦下午三点半的一场雨雾,来的迅速,走的飞快。他深蓝色的冲锋衣和衣领下浓重的烟味都被隔离在那道出关安检的黄线外,那边的陈磊在拥抱一个因舍不得离开而哭泣的女孩,低垂眉眼。这边的路明就站在安检机器旁边,皮带正解开一半。这时陈磊忽然抬起头向门内张望,路明很怕看见他刻满寂寞又故作无谓的表情,于是很快把皮带放在塑料筐里,转身走过了安检仪。

路明回到北京后,费尽心力查到了陈磊所属的旅游公司,国内唯一的办事处在香港,总部设在伦敦。他登陆官网,给那个公司打电话,无论怎样也找不到有关陈磊的一丝一毫的消息。

他有陈磊的手机号,可他说什么也不...

©提奧同學 | Powered by LOFTER

在写各种各样的故事
脑洞真的很清奇

Weibo:@黑鳥麵館

相遇都是缘分啊
我们彼此珍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