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我下线了。

玫瑰奴隶

挂着丕司马名字的垃圾言情小说。


纵是触碰满身的荆棘 

脚下是烂泥 

从此发现我多么的彻底


1.

黑风衣黑围巾黑框眼镜的老师,站在地铁口守着小桌子上的传单。超屌富二代看见这人魂不守舍的模样怪好看的,凑上来拿了张单子,于是对面人终于回过神清清嗓子。没想到说了句。


英语感兴趣吗。

不感兴趣别拿。


富二代:耶,你这个发小广告的,这么有气节。


于是调戏之。


嘿嘿,你们那老师都跟你一样好看?


司马懿毫不掩饰地用中指推了推眼镜,瞥他一眼,看小屁孩的神情。


我就是老师。只不过现在没课,下来帮公司看摊儿。


那你怎么都不吆喝呀。


我不问你英语感兴趣么。

所以你感兴趣吗?感兴趣上楼交钱,不感兴趣单子还我。


司马老师伸出一只手,骨相好看,细皮嫩肉,手掌微微收着,讨东西的模样。只是眼神又扯远了,看着行人街角和被风吹倒一片的共享单车,目光有点迷离。


富二代:妈耶他真好看,这个瞬间,这个瞬间,我想写诗。


司马老师内心:操,昨儿喝多了,头疼,怎么还不下班,不行我必须要请假了,再不离开这我就要病了,操我肯定得绝症了,我感觉我要死了。


富二代心直口快,大大咧咧握上司马的手,老师你好,我叫曹丕,从今天起就是你的学生了。顺便问一句,谈恋爱感兴趣吗?


司马很客气的跟他握了握手,迷离带点儿引诱的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搞得富二代面红耳赤心跳加速。老师握着他的手加了些力气,一下子把他整个人拽近了。


富二代:亲我,亲我,快,我十八般吻技就等此刻了。


司马懿累了,嗓子也有点哑,其实把人拽过来就是为了小声说句话。


大魏写字楼,七层,出了电梯左拐第一间,前台交费。


曹丕凑近了才在人身上隐约闻到点酒味,混合着香水,唔,是他喜欢的那款。


于是他也压低了嗓音,沙哑,深沉,饱含炽烈的情感,问道。


你教一对一吗?


2.

司马懿不教一对一。


曹丕跟前台理论半天,最后掏出了杀手锏——他爹的信用卡副卡,也没用。


司马老师,一代优秀青年骨干教师,总共只带两个班,55人的雅思6分班和20人的雅思7分班。


曹丕埋窝在前台,百爪挠心地做了一套分班测试题。英文字母顺序排列不知怎的就在他脑海里组成了一封漫长的告白信,百转千回,柔肠满肚,一半夸他看见的风情眼眉,另一半夸他握过的细瘦指骨。前台老师看他那样子,直觉的怪恶心,个小孩子做阅读眼神咋这么变态。文章讲得可是茄子的功效啊,真是不懂现在的年轻人。


时间一到,卷子收上来核分,综合成绩4.5。


呃,是这样。我们还有5分保级班和5.5冲刺班,曹同学要不要考虑……

不,我就想上司马老师,的班。

他不小心打了个磕巴,心里忽然又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那…你可能跟着比较吃力,司马老师上课思维量大,知识点也很密集……

您就说7分班多少钱吧。

……好,您先这边签下字。刷卡还是支付宝?

刷卡。


曹丕想,反正也听不懂,不如报人少的班级,不挡视线。

公子哥龙飞凤舞签下大名。


3.

开班第一天,司马懿做了非常简短的自我介绍。


同学们好,我叫司马懿,司老师司马老师都可以,马懿不行。

他飞快地环视一圈,最后排有个同学努力抻着脖子,有点微妙的眼熟。

没问题的话,下面我们开始上课。


曹丕因为报名晚,只能按次序坐在最后排。

此时的他还浑然不知下面四个小时里,这将是他唯一能听懂的完整句。


司马懿说英语,就像全世界最最昂贵的提琴被全世界最最优秀的乐手演奏一样动听。

曹丕托着腮帮子,另一只手握着笔,时不时在讲义空白处记些什么。

司马懿掐表让学生做阅读,自己走下讲台,走到这个眼熟但完全不听课的学生边上,他看了看学生摊开的讲义。


曹丕一手挺漂亮的字,写道,


我们俩不会道别,——

肩并肩走个没完。

已经到了黄昏时分,

你沉思,我默默不言。


我们俩走进教堂,看见

祈祷、洗礼、婚娶,

我们俩互不相望,走了出来……

为什么我们俩没有此举?


曹丕把最后的问号描得深如刻纸,还带着理直气壮(莫名其妙)的庄重歪头看向他的老师。


司马懿盯住那双散发着灼灼温度的眼睛,终于想起来之前为什么觉得有点熟悉。


他脑子好使,哪怕是宿醉后遇见的人也不轻易忘。


4.

你叫曹丕是吧。


课一下,人散得很快,教室里就剩下两个人。司马懿没抬眼,慢条斯理地整理着桌上的讲义,叠整齐后就拿起板擦回身擦黑板。


你记住我叫什么啦!

曹丕开心得特别真心实意。


我一会儿去跟前台说给你转到5分班,他说,前两节都是试听课,免费转班。


别啊老师,我是真心的。曹丕说,停顿了片刻。


司马懿擦黑板的动作也跟着停顿了一下。明明只是个纤瘦的背影,曹丕还是感觉到了一阵难以言喻的杀气。


我是真心……想学好英语。

曹丕躲开杀气,小声补充一句。


司马懿继续擦黑板,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他挥动手臂的频率很规律,幅度也前后一致得很。曹丕从小到大还没感受过如此优雅的处刑。终于,刽子手擦干净断头台,转过身,带着一脸温文尔雅的笑容。


曹同学,你多大了。

司马老师,我今年17岁。


曹丕似乎听见从讲台那传来了一声轻笑,但是视线内司马懿的表情却又毫无变化。


司马懿继续讲,语气很平淡地。


未成年得听话。


听老师的话,乖哦。


明明嘴里说着挺顺耳的话,怎么就一点感情都不带呢。曹丕杵在原地,看他系围巾。

司马懿系好了围巾,余光注意到曹丕好像还在看他。于是扭过头礼貌客气地朝他笑了一下,拎包走人。


5.

曹丕对于英语的热情,始于(司马懿的)颜值,陷于(司马懿的)才华,终于(司马懿的)人品。不跟未成年谈恋爱是吧?司马老师,敢问您是哪个世纪的古董,大清已经亡了啊。


曹丕眼瞧着他自作主张的跟前台人说转班,前台老师连连点头,手指噼里啪啦敲得飞快。小少爷终于气急,大叫。


马懿!


于是,司马懿终于再度扭头看他,狭长的眼睛半眯起来,目光冷得叫人直打哆嗦。


曹丕于是松了口,司马老师司马老师,转到五分班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知道我是谁吗。


司马懿突然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哦你看我这眼神儿,两次了都没认出来。司马懿说。


曹丕心里一惊,耶,他爸是曹操——大魏集团董事长的事儿早已不胫而走?


你就是那个什么乔治吧。

司马懿继续说,有板有眼。


啊?曹丕傻眼了。


司马懿短促地笑了一声,很短,喉咙里单单滚出一截气音,嘴角也是闪电般地提起一下就迅速回归原位。


不是,谁是乔治啊?曹丕还在不肯放弃地追问。

直到前台老师好心地告诉了他。


乔治,小猪佩奇他弟。


我呸。

曹丕更气了,气得不知道除了直呼全名外还有什么能激怒他的老师。


司马懿,你别闹!


我爸是曹操!


6.

还你爸是曹操——你是曹操你也只能上5分班。


7.

行,司马老师,5分班就5分班。

但我还是赚了。

因为你不近人情的样子真他妈好好看。


8.

司马懿觉得自己失策了,在乔治——不是,曹丕这件事的处理上。


把这小鬼踢到5分班,成绩上看虽然完全合理,但他还是一时脑热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5分班跟他的7分班都在下午上课,也都在大魏写字楼校区。

换句话说,每天他擦黑板,一个人享受完美孤独的状态,从此不再有。


司马懿,今天我那班拖课了,哇你还没擦完黑板呀。


我就知道你在等我。


司马懿,我给你带了葡萄,城外自家果园种的。


司马懿司马懿。

司马懿司马懿司马懿。


司马·人生前三十年从未感到如此力不从心·懿。


9.

司马懿每天路过前台都会问一句,曹丕那班什么时候结课。

那是他重新回归幸福生活的指望。

9天,8天,7天。


嘿嘿,不到一周了。

八年抗曹,胜利在望。

司马懿面无表情,心里甚至还有点想笑。


10.

不、不好了,司马老师,曹丕又报了5.5分班的课。


不不不,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别慌,天塌了个儿高的顶着。


曹丕他,报了整整一学年的课啊,司马老师。


11.

天塌了。

个儿高的没顶住和个儿矮的一齐被砸死了。


12.

司马懿不擦黑板了。

能忍如他,也有不得不放弃的时候。

现在的司马老师,每天下课拎包就跑,平均两礼拜给帮忙归置教室的同事带条烟以表谢意。


但曹丕仍然没从他的生活里彻底消失。

这小孩不知道从哪要到了他的手机号码,成天发些有的没的。


13.

我们俩不会道别, 

肩并肩走个没完。 

已经到了黄昏时分, 

你沉思,我默默不言。 

我们俩走进教堂,看见 

祈祷、洗礼、婚娶, 

我们俩互不相望,走了出来...... 

为什么我们俩没有此举? 


这条发的最多,司马懿看到后来,只怪自己脑子太好使,居然能倒背如流。

信息他收到,起初不回复,只是删。

后来删也懒得删了。


14.

曹丕跟他说很多乱七八糟的话,无厘头且酸,且非常无厘头。


说他复杂的家庭关系,说他不怎么见面的爸,说他保姆洗葡萄时总堵下水道。

也偶尔说他在贵族学校上课,说班上的同学老管他借钱,说他们一起爬到天台上抽烟。

说学校里有漂亮的女同学,从他面前路过的时候玩了个假摔,他躲开了,“碰都没碰一下”。

说他现在不走那个地铁口了,因为他知道发小广告的不是他日思夜想的人。


曹丕还有一肚子关于他的问题。


他问,

司马懿,你家庭关系怎么样,你爱不爱吃葡萄。

司马懿,你现在教得学生里有特别帅特别有钱的未成年吗。

司马懿,你那天之前为什么喝酒,哎你知道你那天喷的香水叫什么吗。


司马懿看了,不理,喝口水拿起扩音器继续讲他的阅读题。


然后下一条信息又跳进来。


嘿嘿,曹丕写道,你都不知道你喷过我最喜欢的香水。


15.

这天夜里,司马懿买了炸鸡啤酒,准备看一场(其实并不感兴趣的)半夜两点的著名球赛。

他一期课程结束,有个短暂的小休假,他需要熬夜来完成仪式感。

吃喝正爽,球也快要进,电话响了,是曹丕。

他静了音,端起酒瓶灌了一口,继续聚精会神盯着屏幕。


又响,静音。

再响,静音。

防守方一个铲球,出界了。


司马懿看了一眼电视屏幕,2:57.


他拿起电话打了回去。


16.

司马老师。

嗯,什么事?


司马老师。

嗯,什么事。


司马老师。

嗯。


司马老师

……


嘟——嘟——


电话很快又呼入,司马懿深吸一口气,把电视静了音,接起。


“司马懿,你陪我一会儿行吗。”


17.

现在的青春期小孩都什么毛病。

司马懿心不在焉地想。

快三点了打个电话,接了也屁话不讲,单向神交。

他举手机的胳膊有点酸,于是把手机放回桌上,打开免提。


继续吃鸡喝酒,假装仍能一夜笙箫。


鸡吃得差不多了,酒还剩下好几瓶。

不急。

青少年心理问题多复杂,没一两个小时调节不好。

他可以慢点喝。


曹丕那边仍然沉默,不知道是否也在听着。


18.


“司马懿,你在哪,我去找你,我也想喝酒。”


“我成年了。刚成年3小时11分钟。”


19.

司马懿打开门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


曹丕个子高了不少,穿着克罗心帽衫,挎包背带拉得过长,鞋子脏脏的,鞋带一黑一白。

总得来说不太像个贵族少爷。


他说的第一句话是。

你又喝酒了?


司马懿踢给他一双大号女式拖鞋——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说,打扫卫生的阿姨穿的,你凑合吧。


噢,你看球赛呢。


曹丕进来,看见电视里正重播刚结束的比赛。

屋里窗帘拉好了,是不透光的厚重布料,但触地的缝隙还是隐隐约约漏出一道水渍样的白。天快要亮。


曹丕接着说,我还以为是我把你吵醒后,你看我很难过,才难过的喝起了酒。


司马懿忍俊不禁,在沙发上笑着,揉了揉发痛的肚子。


曹丕立刻回身看他,他记得司马懿笑起来是非常好看的。

他没记错。


你别笑了,我真的很难过。给我酒,我要喝酒。


司马懿的笑总是很短促,他再看向曹丕时已经恢复了惯常的面无表情。

他用目光点了点桌上的空酒瓶,示意他已经没有存货了。


真相是这样的,他缓慢地舔舔嘴唇说,我知道你要来,就赶快把酒喝光了。


他的眼神是那样耐人寻味,曹丕仔仔细细地看,却看不懂,一直没看懂。全世界最昂贵的提琴一直在奏乐,旋律逐渐急促高亢,乐手却深沉如水,沉到最深处,就是那样坦白又难以捉摸的神态。旁若无人,天生纯良,堪称引诱。

于是他大胆地把手放在了司马懿肩膀上,顺着领口往下滑。

司马懿没拒绝,他其实动都没有动。


20.

沙发太小了,司马懿嘟囔,而曹丕正紧紧抱着他,吻如狂风骤雨,毫无章法。

他闻言,欣喜得不知所措。

我们可以去床上吗?

司马懿顿了顿。


后来你阅读理解谁教的,曹同学,这个时候这种问题该问吗。




/

生气,最想写的画面写了这么久都没写到。

啊,就这样,先这样,先发,明天清醒了觉得尴尬我就打个响指让它瞬间消失掉!

如果失望了,真滴怪我🙋


评论(7)

热度(28)

  1. 红泥小火炉提奧同學 转载了此文字
    !!!昏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