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晚安

水仙一个,张牧之 x 马走日。

(姜文好磕啊我激情邀请大家品品!品电影和原著不是品我写的垃圾*)



南国麻匪头子对上大上海的前任教父,大概就是一个下套的以为自己得逞了,没想到是钻到一个更大的套里去了的故事。计中计,俩人阴谋阳谋算来算去算计出一点说不清楚的东西来,一个后来回过味来知道那点儿拉扯不清的东西叫感情,一个始终没明白。

麻匪邪气在外内里其实一身正气,凶残顽横又心思深沉,虽然枪在手人也挺彪其实干的都是除暴安良的事儿,心里明镜一般;在鹅城是白天的福尔摩斯外加夜晚的罗宾汉;除了看着凶点儿,痞点儿,其实也算半个文化人:早年留过洋,莫扎特都略懂那么一点点,西装配白马,乱世出豪侠;

马走日(部分参闫瑞生)贵族出身,满清遗民,洋场恶少,嬉笑怒骂游戏花丛间,有钱,嘴甜,发达的时候跟谁都有缘。种种原因,杀了人,杀完人发现自己谁也指望不上,钱多也用不了,彻底傻眼。

前者后者一个偶遇,张牧之来上海看兄弟(其实不是,他就路过,他跟老三老七他们已不联系,至于花姐,他自称已经忘了),马走日天天东躲西藏,然后撞见骑马的这位爷,他偷瞧对方跟自己模样相近,就走上去套近乎想骗他替自个儿顶罪。

张麻子二话没说答应了,他说行,三个条件,第一你把你名字借我,我把我名字给你,咱俩彻底调个个儿,第二他要钱,说自己如果在警局门口转悠一圈还能出来——他给了马走日一个地址——晚上在这儿见面儿,他要他应得的报酬。第三是两人分别前张麻子要给马走日的脸上点几个假麻子。马走日立刻答应,然后不太熟练地骑上他的马,美滋滋一摇一晃进了城,张麻子随后也步入城里。

等真的张麻子到了警局里准备四处瞧瞧看看的时候马走日已经被抓起来了。

张麻子等旁边警卫跑神的时候朝他直乐,马走日丧着一张脸说兄弟我不知道你的罪比我还重啊,你是坑死我了。

张麻子就乐,坑又不是他挖的,乐完后压低帽檐问,我马呢。马走日就气了,我他妈的人都进来了你还惦记着你那马,马比人重要啊,像话吗。张麻子说关我屁事你自己罪有应得,现在时间紧我得赶紧找马去,夜里再来找你要钱。然后琢磨一下,说你要不方便给我,到时候告诉我钱在哪也行,我自己去取,撂下这话他就大摇大摆走了。马走日戴着镣铐想起他曾经的一个朋友,此刻就坐在他隔壁的警察朋友,差点要跟马发生一些关系的那位。马走日觉得难过,觉得不行,觉得他怎么就他妈的混到这一步了呢。警卫又过来问话说,你叫张麻子为什么脸上没麻子呢,马走日脸蹭墙蹭了好几遍,他的供词从头到尾就一句话,放他妈的屁,你们他妈的知不知道绰号都他妈的是骗人的啊。他的那位警察朋友下班儿前来看他,一脸疼惜的拍拍脸,说走日啊,委屈你了,啊,我知道你是走日啊,就你杀个妓女顶多了,哪儿有造反的胆啊。不多聊了,饭局等我,回见,哎不对,咱哥俩再也不见啦。马走日丧了,整个人颓在墙角,有气无力点点头说好嘞我跟您下辈子再约。

夜里张麻子还果真来了,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的门,躲的警卫,避的探照灯。马走日被他拍醒的时候手上脚上的镣铐都已经开锁了,关节酸麻。张麻子预先捂着他嘴,怕他一抬眼嚎出声来坏了好事,他一点不紧张,逛牢房如同逛后花园,眼睛都笑得眯起来。张麻子带他溜墙边扒拉开一堆蓬草,马走日眼神示意:狗洞啊?张麻子眼神示意:爱钻不钻。然后自个儿先弯下腰爬出去了。马走日憋闷,也只好屈膝手脚并用得爬出去了。

狗洞外面更吓人。月影婆娑下立着一匹雪白的高头大马,安静喘气儿,一个响鼻都不打,马走日悄声问他,咱们俩男人骑一匹马,好像不太合适,张麻子自个儿翻身上马,手里拎了拎缰绳低头瞧着他说本来也没想让你骑,然后一撩大衣从后腰掏出一把手枪扔过去,枪在空中疯狂转圈儿,最后稳稳落在马走日掌心。张麻子两腿一夹,瞄了眼表说,还剩不到一个时辰,咱们约定地点见,路上呢马总您就靠它自求多福。别忘了带钱啊。

马走日目瞪口呆看着渐行渐远的马屁股,又掂量掂量手里的枪,感觉不对劲,连忙快跑几步(可不敢大声喊)凑近问,爷,子弹呢。

张麻子倒是体贴的减了速度慢条斯理说您都背着一条人命了,怎么,还想再多一条啊?我考虑周到,先替您防患于未然了。给你就是让你吓唬吓唬人。

(马走日:???我有一万句他妈的我现在就要讲)

张麻子,脱帽致意后,骑马走远。



/

待续

1.这对硬要起名大概要叫麻日了。

2.就算是公认的天字一号大总攻演的 马走日也太可爱了 我爆喜欢他 日日这么可爱不要杀日日了 他还是个孩子(住口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