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Weibo:@食不知味吗

写点无聊的,偏爱的,不开心的,还请多担待了。

[雷磊] 半年前的au段子

最近状态超糟糕,写什么都如同--,又急又气,冷静下来其实也知道这事儿急不了。
就扔个段子(其实本来是脑洞大纲)吧,谍战类的简直死穴估计不会扩写了。ps:专业狗血一百年。


孙红雷-余则成
黄磊-(年轻且瘦的)回声


余则成问组织,能不能自由恋爱,组织教育他,他和翠萍就是自由恋爱。余则成愣了愣,把仅有的一张黑白人物照收了起来。

那像上是他的上线回声,他知道那人是留洋归国,现在潜伏在军统体系内,是那特务头子的副手。还知道那人讲一口上海话,但他的普通话也好听,字正腔圆,是他们支部里最标准的。对回声的相貌,他是记得模模糊糊了,约是眉清目秀,气宇轩昂的,黑西服白围巾,金丝边的眼镜,站在外滩夜景里,翩翩绝世佳公子。

后来,他邀请回声参加他和翠萍的接亲喜事,当然是以他俩潜伏的身份,余则成是情报处的一个小处员,回声则是情报处老大派来贺喜的代表。回声去了。他招待好了同事和处长还有别的形色人等,走向角落里独自喝酒的他说,咱俩喝一杯吧,回声答应了。许是喝多了,他作一副仍不嫌够的样子,黄先生,他说,咱们喝个交杯吧。其实他清醒的很。他们交换着彼此的呼吸和热量。

后来回声消失了,余则成看着敌特头子傅经年穿着和回声类似的绸褂,总是心疑是他让回声不知去向。

解放前他才知道,原来回声参加完他的喜事,没过两天就让那傅经年押进大牢。审了一整个冬天,什么也没问出来,傅经年将他绑回家要羞辱他,却一不留神让他抓住机会,自杀身亡。

回声早死啦。电波里的声音沙沙的响。

余则成抬一抬镜框,想起那双在黑夜里闪闪发亮的眼睛来,想起在他成亲那天回声细声细语地同他讲,等解放了,他就去北平做个教书先生。他心说,除了代号回声,除了他姓黄,自己还不知道他叫什么。他再复溜回当年回声住过的屋子。回声屋里空荡荡的只有一桌一椅,一个只盛了灰的书架子。余则成印象里的教书先生大多博学多闻,孤高清傲,正气凛然。他想如果回声活下来了,一定是个很好的老师。

余则成想,还是史书说的好哇。
有道是,思其人,至其乡,其处在,其人亡。

余则成摘下眼镜靠着墙。遥遥地听见莫斯密码滴滴的响。

他想念回声叫他的名字的声调。

“则成。”
不温不火的,揉了满腔的温和。
“哎!”

“仗打完了吗,我们胜利了吗?”
“打完了,胜利了。”

“那好、好…”
“可你在哪里啊。”

“我在…我在…——嘟——嘟。”

你不在了,不仅不在任何人身边,也不能再走进任何人心里。
余则成几乎是噙着泪,用手指触过墙上干涸的墨痕:死生无计。

是清瘦有力的笔迹,风骨凛然。他仿佛看见有人从前院推门进来,带着圆圆的眼睛,露出带几分腼腆的笑意来。他上衣口袋里别着一只镂刻花纹的钢笔,连同他的脸一同在阳光下发亮闪烁。

“则成,你看我可像个老师?”
“像。”

余则成拍着手走出屋子,眨眨眼,那影儿就在阳光下散开了,随着一阵从没打算停留的风。


Fin.

tag不敢打。怎么办这是传说中的瓶颈期吗…反正我也基本是一个废奥了。

如果让你失望了,真的很对不起。

…最心虚的一次晚安。

评论(5)
热度(13)

© 提奧同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