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Weibo:@食不知味吗

写点无聊的,偏爱的,不开心的,还请多担待了。

一梦往北

第一集 

我整整领子 确保自己从表情到衣着都万无一失才走了进去.
老师还在拿着粉笔写写画画 蓝绿黄红白五色粉笔在黑板上生花 我挎着包走到第一排坐下 拿出笔记本和书 握着钢笔 把那五颜六色的图抄到本子上.

我是反面典型.面带微笑穿行在走廊里时 不是通往厕所就是学生处.我在边缘.这样的好处是我必须兢兢业业来保证路过的每一个人不会找我麻烦.我得学会给自己节省时间.

原因.我们说到了一个有趣的话题.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我尚年幼不知深浅.打断了老师的课堂.不.应该是那次 校长听课的时候我没有按计划举手发言.让我想想.也有可能是上次家长会 是我自己来开.或许是因为我不善言辞 或许是因为长久的平静的表情让每一位讲授的老师觉得不舒服.

我合上本子.抬眼看老师拧干抹布 擦掉那张函数图.窗外是一个温柔的下午.六级风吹过北京城 漫天的银杏叶无休止的拍打着窗户 细小的呼呼声爬过窗缝.这样也很温柔.风的温柔 叶的温柔 窗的温柔.老师的粉笔头滚落在脚边 弯腰捡起来递回去.尽量显得彬彬有礼一点.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老师问我们长大以后想去哪里?
巴黎夏威夷马尔代夫伦敦柏林日本.我说我想去北边.立刻有好朋友报告给老师说我想去北极.老师笑眯眯的问我是想做科学家吗去北极考察?我重复着我想去北边 从我在的地方一路往北 穿过三环到达长安街 再往北 穿过长安街 穿过二环三环四环 去北边.北边的尽头不是北极.老师你不要骗我 我知道地球是圆的 如果我向北走我一定回回到这里.既然北边是个没尽头的地方 那么北边也意味着不仅有寒冷.向北走 走到温暖的地方去.走到一个刮着六级风 也温暖的地方去.

北边很冷 深秋没有红叶和银杏.那不走了吧.就在这里吧.一梦往北 一梦东南.
我趴在课桌上 梦里的北边终年盛开着百合和椿花又香又美.面容慈祥的老师推醒我 问我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这样没精神.末了又说 你的板报在评比中获奖了课间记得去领奖.我应了一声 回身看了板报 粉色和白色勾勒的百合 没有香味就显得冰冷而残酷.合上眼睑 许许多多的花铺天盖地的落下来 像天使碰翻了花神的篮子 断掉的红色根茎 柔软粉嫩的花瓣 我踩着落在地上的花朵们保证自己不被淹没 捧一朵花细看 冷冽的百合芳香 但是每一朵又都是椿花 我突然想起北边的那座花园 满满的百合与幼椿 我突然想起椿花还有另一个名字.

断头花.

 

第二集 

上帝说 每个人都需要经历忐忑不安的躁动的岁月 于是上帝派来了你.你把我的世界拯救 你带来了阳光的暖和热.我惧怕你带来的改变 和一切有关『你』的事情.

我的世界里就算摩天大楼也泅在水里 深不见底的水、湖、海. 黝黑到我自己都看不清. 内心的最深处埋伏着的是什么.它防备着我 又让我放松警惕 如果有一天它趁虚而入主宰了我 那我将不再是我 我去了哪里.

这张面皮下与你们说笑的不是我 写下这些文字的不是我 键盘边滚烫灼人的泪水不属于我 我在哪.与你们说笑勾肩搭背的是它 写下这些文字的也是它 滚落的泪水属于它 你们给我的许多的爱也属于它.多难过.你们给了我那么多的爱 理所当然的给了它.你们喜欢着的我 你们信赖着的我 是它. 

它是活成习惯的我.

打碎了被子要说抱歉要扫干净 这是习惯 是它 不是我.接到别人费心送的礼物要说谢谢并回以卡片 这是习惯 是它 不是我.爱吃哪种口味的餐馆 爱喝多少钱的茶 夜晚几点入睡 笔记本上的字迹 打开电视第一个调到的频道 喜欢着哪位演员 说话是何语气是何表情 都是习惯 是它 不是我. 

就连喜欢着一个人 也慢慢由我变成了它.由最初自己的喜欢 变成了一种习惯. 习惯性的喜欢着你. 表示我喜欢你这个函数已经达到了最高点 我最喜欢你 就是把喜欢你 变成习惯.但是 一旦我开始质疑你是否是我的习惯 我就不再最喜欢你那一点上了 在以后的区间里『我喜欢你』单调递减. 你明白了吗.你所喜欢的 是多情的我 还是无情的它. 

 

第三集 

关于少年的爱恨情愁.胆子最大的年代是少时.天不怕地不怕 拿个破树枝就能当成冲锋枪 简直是现实版的东方不败阿衰二代 可是那时 我却说了很多了不起的话.说了很多 在我目光短浅的看过现实 在我一路走来之后 再也不敢说的话.

那时候同院有个男孩 黑黝黝的 外地人 父亲摆个修车铺.他骑着他爸自己组装的车 我骑着我爸买来的车 他带着我 从院子里三米高的黑土堆让骑下来.土堆很软 前车轮一下子就陷进去了 我们就向前栽过去 栽进软软的黑土中 头上脸上身上甚至嘴里 都是土.然而很幸福.身上裸露的某一处几乎都有划痕和擦伤.

然而很幸福.

我们尖叫着一遍一遍摔倒 最后累的筋疲力尽 把车子一扔躺进土里 以最原始的方式接受大地的馈赠.每一天我都会郑重的跟他说 你明天也来找我玩啊 他总是笑着答应 后来上小学了 再没那么多时间玩 楼下的黑土堆也被慢慢移开露出巨大的坑洞——新的停车场.后来他会老家了 再没见过 我估计他大概已经忘了罢.

然而我记得清晰.他脸上那意气风发的神气劲儿 我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其实我并非学习忙 而是家人勒令我不准再跟他玩. 他把我带入了一个黑土堆 那时候我们骑着车从达观营飙到关厢 自以为多了不起.也是从那时候起 骨子里终究把黑土堆刻了进去 那种自由逍遥的态度 给我超越常人的优越感 我不惮挑战 并非自负或者自信 只是一种对于事情发展毫不关心的冷淡 我有我的自由 在这条路上所有挑战只来源于自己 对自己所信仰的东西的动摇 这是我唯一可能面对的挑战.

黑土堆.我常常有那种感觉 身上每一处都埋葬在泥土里 只露着一双眼在看 一张嘴在歌 连呼吸都省了.那是一片根植于心 根植于梦的黑土堆.我们自由而嚣张 我们放纵不羁 我们一遍遍的吻着黑土堆 一遍遍吻着心里最温柔的梦. 他是那么自由. 我一直在追赶他 那个与我约好明天再见的男孩 你还记得那种感觉吗 温暖的爱和难解的哀愁.

那是两个小小少年 young wild and free.

评论
热度(1)

© 提奧同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