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Weibo:@食不知味吗

写点无聊的,偏爱的,不开心的,还请多担待了。

[雷磊] 时光隧道

时光隧道(未完结

梗:青年磊穿越到鸡条录制时期(多啦A梦磊实在太萌啦少年感足足的 情不自禁脑了这个



以下正文:

刚睡醒的黄磊感觉有点儿迷糊,掀开被子才发觉脖子后面冷飕飕的,抬手一摸就瞪大了眼睛。

卧槽我的头发呢?!

长长的,柔顺的,头发呢?!

黄磊揉揉眼睛,指腹再次小心翼翼地探向后颈,翘起的发尖有些扎手,短且凌乱。他反复摸了摸,再三确认没有长发。黄磊坐起身,这下彻底清醒了。就着逐渐熟悉黑暗的视力,他仔细地检查自己的身体。

我去,胖。

眼下这确实是自己的身体,这让追求身材的黄磊腾起一阵莫名的羞恼,伸手去揉肚皮……软的让人心碎。他兀自较了会儿劲,反复地吸气收紧腹部,最终仍是失败。暴躁地拉回被子盖上身体,他在心里不忿地呸了一声,这是什么扯淡的剧情?

愤怒归愤怒,局还没解。黄磊绞尽脑汁思索着,一个结论缓慢成型。四周的昏暗都太不真实了。他伸出手,看着手指虚晃的影子,嗯,的确是梦。

嗳……干嘛呢你。背后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搅合着暗哑与困倦,把黄磊吓得一个激灵,他立马翻过身,将枕头拦在自己身前,眼睛瞪得老大,声音颤悠悠地,谁,谁在说话?

黑暗中那团东西朝自己这边拱了拱,黄磊忍住没有飞起一脚的冲动。他刚刚说了句话,可那声音并不像他。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

哈,那人喉间滚落一声轻笑,终于轮到我说你这句了——犯什么傻呢,磊磊?

磊磊?
磊,磊?

一定不是在叫我。黄磊觉得自己可能一不小心得罪了谁,现在来做恶梦赎罪。

…呃,叫我呢吗?——我没犯傻。谢谢。

黄磊气儿都不带喘地说完才绝望地发现,借着月光,他清楚地看见他二人的睡衣好像是情侣款。

这什么情况呀到底!黄磊在二十多年的人生里头次感到智力上的挫败。虽然心里已然崩溃,他的大脑还在飞速计算,美其名曰做最后的抵抗。

我跟他是亲兄弟?
——不可能,哪有这么大还睡一床的亲兄弟。
父子更不可能。
师生?哥们儿?…男、男朋友?总不能是侄子和叔叔吧。

磊磊,你别这样啊,怪吓人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没关系啊你告诉我,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面前的黑影也坐了起来,深沉关切的嗓音倒也算得上好听。

黄磊揣着狂跳的小心脏,惴惴不安地往反方向靠了靠。他要把那个疑惑问出口。
我没事。他清了清嗓子,故意用那种我就随便问问我真的一点也不在意的语气开口,那什么,我想问一下,昨天晚上…是我把你睡了,还是你把我睡了?

对方似乎有些迟疑。黄磊的心就一点点往下沉。难道自己把人家睡了?都怪昨儿跟乐队的同学玩的太欢自己怎么玩脱成这样……

又或者是自己被…想到这种可能黄磊一下子黑了脸。不可能,不可能,他还没遇见能治住他的人呢。他镇定地拍拍胸口安慰自己。

啪。卧室的灯猝不及防地亮了。
白晃晃的一下子后,逐渐清晰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也不算太陌生。

孙,红,雷?!

这不是昨儿那个刚认识的大龄霹雳舞男青年?黄磊懵逼了。

被叫了名字的人不吱声,严肃地打量着他。

黄磊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向自己。

片刻后,凝重了几分的目光又瞟向立在墙边的一人高的镜子。

…那么,他斟酌着开口,那一切就很清楚了,如果不是做梦就是我穿——

谁知道孙红雷这牛头梗突然犯什么病,蓦地伸出两手掐住他的肩膀前后左右地摇晃,续航力简直比吃了炫迈还炫迈。黄磊的脑袋就跟着左甩右甩,甩的他眼冒金星哆嗦着嘴唇,话也说不利索。

磊磊,磊磊,你别吓我呀,你还记得你是谁不,你还记得我是谁不,磊磊你倒是说句话啊!孙红雷的大嗓门直朝他耳朵眼吼。

仍然被大力摇动着的黄磊翻了个心力憔悴的白眼。

憋他妈摇啦!黄磊爆发了。

哦。

孙红雷垂下了手,盘腿坐正,一双小眼睛看着他向在观赏一个新玩具。

今年是哪年?黄磊揉了揉额角。
孙红雷笑的眯起眼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你都不知道,2016年呀!
黄磊再度黑了黑脸,转而觉得跟这倔人生气也不值当,心情才略得好转。
那我就是46岁,他说道,我的确是黄磊,但在睡觉前我只有25岁,一觉醒来就变成这样了。25岁青年的通过四十余岁的嗓音说出话来,语气颇无奈。
孙红雷倒也没他想象中的惊慌,只是喃喃自语道,该不会是我们…的时候…我…你…你…我…然后出了什么问题吧…可是之前我们…的时候…我…你…也没有问题啊?

黄磊确定他不想听得太清楚,光是头几个字就足够让脸皮又薄又要酷酷的他羞红耳根。

好吧,他也在努力接受他跟孙红雷在一起了的事实。

小磊磊你好啊。孙红雷笑的又憨又贱,还伸手戳他肉乎乎的脸。他别过头去,起身下床,找拖鞋时背对着那人低声说了一句。

你好…给你添麻烦了。

仍然是熟悉的黄磊的嗓音,却带着点青年特有的别扭。

孙红雷看着黄磊弯腰找鞋的背影整个人里马就浮想联翩了,扶摇直上不止九万里。

阳光透过浅色的窗帘照射进来。穿好鞋的黄磊拿立柜前的喷雾先给自己抓了个发型,然后又拉开衣柜熟门熟路的翻出一件纯蓝的套头衫和牛仔裤。穿戴好后冲仍在床上发愣的孙红雷咧嘴一笑。

好看吗?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得能飞出浪花儿。

实际上黄磊也没别的意思,他不知道二十年后自己一般怎么打扮,可在屋里穿个睡衣实在不像他的风格,这才就手挑了两件换上,也没进卫生间,就大大方方当着孙红雷的面。他想反正对方也不是第一次瞧了。

黄磊笑起来时如果睁着眼——大多数时候都睁着,不像他,那眼里总是揣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狡黠,按黄渤的话说就是狐狸得逞的喜悦。年轻的黄磊更是这样,似乎这样柔软的像羽毛一样的眼神是他下意识的举动,可罪魁祸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25岁的黄磊觉得随便抛个小眼神儿习以为常,可孙红雷不这么想啊。他的胖磊不拘一格自由生长了十好几年,可爱啊帅气啊这些统统都是可遇不可求。

好看,好看。孙红雷忙不迭地迎合。黄磊又笑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又有点洋洋自得。

一个现成的水灵的黄磊送到眼前,一个笑颜就差点让孙红雷乱了方寸。

换好衣服精神十足的黄磊坐到他床边,一个问题抛给了他。

今天我们干什么?

啊我们…干、干啥…那什么,录极限挑战。


小记
争取不坑啊 真的超可爱哒这期鸡条

感谢阅读 晚安
鞠躬.


评论(30)
热度(49)

© 提奧同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