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Weibo:@食不知味吗

写点无聊的,偏爱的,不开心的,还请多担待了。

[雷磊]风平浪静的一天3-5

我诈尸来个短小却并不精悍的二更。食用须知同前,lo不会拿手机插链接,1-2章麻烦手动翻阅😂
一不小心带了全员玩耍,不过主线是很清晰的雷磊。
食用愉快。


3.
黄磊醒来时孙红雷已经上班去了,房子里静悄悄的,像每一个平凡的上班族家庭。他陷在柔软的被子里,眼睛在慢慢睁开,弯作一道圆润的线,翘起的睫毛微微抖着,显出几分的困倦。其实他的头脑早已在触及光亮的那一刹就清醒如常。

他静静等了一会儿,耳侧能听到厨房龙头几秒钟滴答一次的水声,听到风钻进窗棂的呜呜声,听到楼下偶有汽车开过的引擎声,上午九点,仍是这个他熟悉的世界。黄磊慢吞吞起了床,他的工作给了他不少的自由。他很慢条斯理地换了居家服,推开房门再准确地锁上,趿拉着厚厚的棉拖鞋在客厅晃悠。

瞥一眼,孙红雷的卧室门也不出意料的紧绷绷的锁着,古铜色的门把手时不时反光,晃着他的眼睛。

最初他有多想按动那个把手啊。黄磊停下脚步,直勾勾地盯着它,可只站了一小会儿便移开目光朝厨房走去。就算现在,打开这扇门也仍是他的任务之一,只是没那么着急实现了。

有秘密的人都很有意思,不知道结局的游戏才让人一直有玩的兴趣。

孙红雷就很有意思。某种程度上,孙红雷其人对黄磊的吸引力远大过孙红雷的房间。

还记得他们毕业后的那次久别重逢。孙红雷说要租个房子,二人一拍即合,选定了这间。那天他们各自拖着行李,分钥匙时孙红雷神神秘秘地跟他说,不要进他的屋子。黄磊记得自己当时不置可否地眨了眨眼,并不在意,只是敷衍道,知道了知道了。

孙红雷却格外认真,现在回想起来,认真的令人生疑。

他攥着两人的钥匙,在楼道昏黄的灯光下一字一句地对他说,磊磊,你可真的、真的不要随便进我房间呀。

他等得有些不耐烦,小幅度地翻了个白眼调侃道,你房间里到底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东西。

搞不好我是变态杀人狂呢。孙红雷笑得眯起眼睛,显得有些傻气。

黄磊乐了,你这智商还变态杀人狂?做到前两个字就不错了,接着又漫不经心地问道,那公平起见,你也不要进我房间?

成交!孙红雷把钥匙塞到他手里,仍然咧嘴笑着,用那种知己知彼颇为自信的语气,原来你也是变态杀人狂啊。

黄磊也只好拉低智商配合地说,对啊、对啊。然后迅速拉开自己的房门,拖着行李躲了进去。

4.
孙红雷一早就离开了家。穿着银行职员平日穿的工作装,提着一个不怎么新的皮革包,深色的皮料在边角处磨的浅淡。包里装着他的行头。下了楼,拐角处停了一辆没有牌照的不起眼的轿车,孙红雷熟门熟路地拉开门,坐上了车。

孙红雷真正工作的地方,看起来就像个律师事务所。他提着包,步履飞快地穿过大厅,穿过摁计算器的声音和翻纸的声音。他在柜台前交还自己的衣服。窗子那一面的是个新来的小年轻,面容白净,五官柔和,他没有见过。小年轻业务倒是颇娴熟,左手接过他的衣服右手握笔在纸上沙沙地写着,一面写,一面自顾自地说道:红雷哥,王迅哥把昨天晚上放走的那个人带回来了。嗓音也软绵绵、甜腻腻的。不太恰当的称谓让孙红雷感到些许不适。男孩记录完毕,抬起头来吵着他笑。孙红雷连忙移开目光,短促地问,活的死的?
死的。小年轻把圆珠笔放回笔筒,红雷哥,我——
孙红雷没等他说完就急匆匆地离开了。踏入电梯后摁下地下三层,摸了摸鼻尖,总觉得那柜台前的少年和谁有些相似。

电梯一开门,果不其然王迅和他的上线都在那等着,孙红雷加快了步伐。近前,他面无表情地弯下身去看拉开一条缝的黑色尸袋。躺在里面的也是一个年轻人,染着黄棕色的头发,精致修剪过的眉毛已经结了霜。眼睛闭的紧紧的,面色惨白,也许是血污已被清理过了,看起来只像是睡着了一般。孙红雷又后退一步,谨慎地把这具尸体的身材与昨晚刻入脑海的影子相对比,可惜那时月色不够明朗,终究难下判定。

忙碌了大半夜的王迅眼底乌青,看着孙红雷磨磨蹭蹭地样子有点窝火,忍不住道,你别看了,就是他。我是在你们火拼的那幢楼旁边的巷子里找着他。估计他从高处跳下来的,我对上他的时候腿已经折了。

王迅信誓旦旦的语气其实并没有打消孙红雷的顾虑。只是他抬起头刚想进一步追问细节却瞧见兄弟一身风尘,脸上还挂了彩,想问的话又不好意思地缩了回去。

那他还挺顽强,断了条腿还把你整成这样。最终孙红雷说。

可不是么,还是我运气好,也就被划了脸,别的地儿都没啥事儿!

回去好好歇歇吧,多谢了。

孙红雷转向一旁的长官。

那昨天的任务算是结了?虽然差了点意思但好歹也是全灭。多亏了迅子。

王迅憨憨地笑起来,老实的像那些看见枪就发抖的普通人。

5.
黄磊把昨晚没吃完的菜从冰箱里端了出来,看着肉块边结着一层白花花的油忽然觉得恶心,便就手搁在一边。刚往客厅走着,就听见有人敲门。他立刻停了动作,慢慢落下脚跟,沉默不语。

师爷,是我。门外的声音似乎被人抽去了活力,干哑的像脱水的鱼。

他才踱到门边谨慎地将门打开一条缝,黄渤低着头背着楼道的灯光,脸埋在阴影里,显得有些憔悴。听到开门声,他才抬起头。黄磊看见他眼底的血丝,心口一沉。

小猪死了。黄渤说,压低的嗓音不让黄磊无法分辨是不是已然哭过的沙哑。

小猪。黄磊脑海中立刻浮现起那标志性的鹅鹅鹅的笑声,他跟对方不是很熟,大抵是个爱好搞怪性格开朗的年轻人,别的黄磊都可以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是小猪和黄渤一直很亲。

一个曾如此鲜活的人竟就死了。黄磊眨了眨眼睛,却挤不出泪水。他定定地站着,不动声色下其实是略有些手足无措。

他一面努力的计算着此时把黄渤拉到自己房内是否会产生什么不利影响,一面发觉疲劳过度的头脑已经不肯配合。最终他踌躇着,等到走廊里的灯光已经完全熄灭,对方已经化作轮廓与昏暗融为一体,他才小心地展开手臂,给了对方一个宽慰的拥抱。

他很少抱黄渤,而小猪恰是个与他相反的、痴迷于拥抱的人。黄磊也曾被小猪抱过。热情、豪爽、带着一股招人喜欢的清新的香水味,他总抱得很用力。小猪个子高,肩膀也宽,一个拥抱很容易让对方缴械投降,俘获信任。

可他怀里的黄渤是僵硬的,僵硬了一秒、两秒、三秒。黄磊静静地承受着巨大的创痛从对方微微颤抖的肩颈传递过来。他环上对方的手臂搭的很是松垮,这当然不是在敷衍,只是他抱得无论是松是紧对黄渤而言都没什么意义。

黄渤没有多说一句话,也没有哭,更没有沉默着流泪。过了一会儿,他低低地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可能也只是说给自己听。

罗志祥啊。他好像要说点什么,然而却再也没有声音。

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从黄渤的嘴里听见小猪的名字了,黄磊这样想着,松开了手臂。


小记:
对不起一上来就狗带的小猪,我站萝卜,但是本文萝卜内容基本就完了…
重要的话再说一遍,是雷磊,没三角没红星,结局是he,放心食用虐的部分。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鞠躬。晚安🌹


评论(8)
热度(11)

© 提奧同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