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Weibo:@食不知味吗

写点无聊的,偏爱的,不开心的,还请多担待了。

[雷磊] 风平浪静的一天1-2

感谢群里的梗🙏
试着写了两章,发现自己在下好大一盘棋😂然而快开学了并没有什么时间。所以,我的目标是:速!战!速!决!

食用须知:
史密斯夫夫梗,未完结,清水,ooc,医学常识为0,结局已定是he.


以下正文


1.
他几乎是在一片漆黑里闯进了家门,推门的力度大到让防盗门撞在墙上发出震耳的声响,逼得对门邻居走到门边朝楼道骂了句娘。屋里没有开灯,他便气喘吁吁的挪到墙边,滑坐在地,脚尖一勾带上了房门。他甚至没力气回嘴。
此时的孙红雷穿着一身稍显特别的黑衣,紧贴的布料勾勒出男人肌肉的线条,胸膛随着呼吸一上一下,他歪着脑袋,缓慢地摘下没有度数的眼镜,发出一声疲惫地叹息。
他从来没有告诉过黄磊自己的真实身份。但他本来打算今晚告诉他的。
今晚的任务对象十分棘手,他略一琢磨自己还能四肢健全的回家就是万幸。他累的、被追赶的、头晕目眩的来不及换回早晨出门时穿的西装于是便自暴自弃的想着,如果黄磊在家,就把这身衣服背后的一切都告诉他。
可是此时此刻黄磊偏偏不在家中。
在一片黑暗中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先仔细的反锁了门,然后缓步踱至浴室,等气息终于平静后拨通了黄磊的电话。
喂,磊磊。
红雷啊,回家了么?
他听见黄磊那边传来呼呼的风声。想象不出他在哪里,他不禁皱起了眉。
我刚进家门,他说,今天加班来着,回来得晚。你在哪儿?
黄磊小小的笑了一声,让他有些许不自在。我也加班呢,冰箱里有饭有肉,你微波一下就能吃了。我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到家。
噢好的。他说,眼睛瞄了一下摆在剃须刀旁边的电子钟,已经11:40了。听筒里传来的风声仍那么强。孙红雷从侧面解开紧身衣的拉链,露出红肿的皮肤。
你那里风很大啊。他一边小心的避开疼痛部位,一边忍不住问。
抽油烟机嘛,是有点吵。黄磊温和地回答。
孙红雷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希望一切都是他头昏脑胀时不靠谱的瞎想。他那边抽油烟机的声音跟今晚楼顶决斗时的鼓风机的噪音那么相像。恰巧今天晚上,他失手放走了一个还没来得及看清长相的敌人。
黄磊是个米其林星级厨师,经常出现在家庭报刊和电视节目里。如果按照黄磊所言,现在他应该还在电视台,录制周末要播出的小厨时间。
不管了。孙红雷终于打开卫浴的太阳灯,摸着马桶旁边的第五块瓷砖,调出藏在暗格中的医疗药品。他熟练地摁着抗菌喷雾,然后休息片刻待药效发挥,随后将连身衣脱下来,打开了浴缸上方的花洒。将一身黑衣拿温水浸透,随意打了点肥皂沫遮掩下硝烟与血腥的气味,然后他闭着眼站在暖暖的水流之下。
一个小时,足够他重新成为一个黄磊所熟悉的亲密爱人。



2.
黄磊回家的时候看见孙红雷正坐在餐桌边看报纸。再一看桌上,是他早晨留下的几道菜,还有一瓶红酒。
哟,还等着我呐。黄磊放下公文包,脱着外套。已经快1:00了。
回来了?孙红雷从报纸间抬了抬头,看了一眼桌上的菜。都凉了,我再去热一下,你先冲个澡吧。
好。黄磊抱起自己的毛巾和浴袍,几乎是急匆匆地闪进了浴室。
孙红雷倒是不慌不忙,他先拿出一口锅,又到了些油,再将已经冷掉的菜都划进锅中,重新滚热。
他看起来很正常,孙红雷手上规律地翻炒着大脑却飞速运转(孙红雷大脑飞速运转233),一张圆脸干干净净,换下的衣服还带着厨房特有的油烟味儿,没有打斗,没有血污。或许是自己精神压力太大了,最终他下了结论,锅子一抬一道色美味香的小炒肉焕发了第二春。
黄磊冲完澡,湿漉漉的头发贴在额前,白色的柔软的浴巾围在脖子上。他穿了一件卡其色的毛茸茸的浴衣,仅靠腰间一条系紧的带子才没走光,走起路来像村上春树笔下圆滚滚的小熊。
孙红雷仍然如他进屋时那样,雕塑一般坐在餐桌边看报纸。听见他的脚步声才抬头扫了他一眼,不换上衣服?
黄磊笑了笑,拉开椅背坐下。吃完再换也没差。
孙红雷就起身倒酒,他们先喝了个交杯,然后才开始吃饭。
那么忙啊?孙红雷问他。
你不也是,黄磊说,紧接着又道,这不快过年了,人家让我弄个年夜饭特辑,时间挺紧的,菜谱都是现设计的好几道菜我都没做过。
孙红雷听了着实有些心疼,但爱玩的性子上来又按捺不住地支起损招儿。
你就随便编几个菜名呗,到时候菜还用你会做的菜,反正大家看了也学不会,意思一下就完了。
黄磊抿了口酒,你以为都跟你似的啊,别人都还甭说,就咱对门的小渤,早晚憋着想看我出洋相呢!
孙红雷撇了撇嘴,唉这黄渤,我今天回来时动静大了点,他还骂我。
一个小时前喷上的紧急镇痛剂似乎在逐渐失效,关节传来的酸楚感很快抹煞了他原本挂在嘴边的笑意。孙红雷放在桌子下面的手不露痕迹地探了探左侧肋骨一下的皮肤,刚才冲澡时他看见那里一大片淤青,就像颜料染上去的那么不真实。
黄磊似乎注意到了他平静之下的疲备,或者也是因为自己太累了。没吃几口就搁下筷子。
不吃了,睡觉吧?他起身,走到孙红雷身边,一只手随意地搭在他肩上。
好啊。他的手覆上对方的,那人掌心的温度便透过肩膀处单薄的衣料一层层地渗下来,暖和极了。
黄磊低头看着他修剪的整齐利索的发梢,突然弯下腰在他侧脸落下一个淡得不能再淡的吻。
桌子我明天早上收,早点睡吧,晚安。
晚安磊磊。他收回了手,然后起身,两人向不同的房间走去。
他走到房间另一边,看见黄磊已经进了卧室关上门,才最后关上了客厅的灯。
孙红雷回到自己的房间,同样锁上自己卧室的门。
这套房子一共有两间卧室,每个卧室里都摆着一张足够大的双人床。
但他们从来不一起睡。




小记
一脸迷茫的lo主求评论,说说剧情啊文风啊知识性的硬伤啊啥都行,请尽情地。(其实完全没准备好开坑但是一到快开学体内的洪荒之力就抑制不住了……

鞠躬.

评论(14)
热度(25)

© 提奧同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