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Weibo:@食不知味吗

写点无聊的,偏爱的,不开心的,还请多担待了。

记个雷磊的梗


科幻设定(非原创,外网翻译,侵删

每个人都有特异功能,按能力强弱排序。如果击败了比你强的人,就能夺得他的名次。然而奇怪的是,在这座城市,没有人知道No.1的能力是什么。




孙红雷站在这座城市的护城河边,等待着吊桥的守卫在3分14秒后出现在城楼上,在第5分08秒的时候向下望,用3秒钟发现他,然后在第12秒大声冲他嚷嚷,你是谁?
还有3分12秒,他看了眼腕表,不着急。他站在原地,抬头,静静打量着眼前的城市。
如同这个年代的每一座独立城市,这座城市也有钢筋铁骨铸成的围墙,金属的弧面反射着太阳的光,崭新且晃眼。河水以一种单调的节奏,缓慢地从眼前爬过,在拐弯时撞上被磨的光溜的黑色巨石,没有水花,只有一层粘稠的液体软软的糊上岸边的石头。他便知道水里必是被掺了些不干不净的东西。
他再看一眼表,三分钟正好。
城楼上出现一个守卫的身影。那人影晃了晃,许是嫌骄阳似火,便拿了顶草帽盖上,他从东向西扫视,花了3秒钟看见站在路中央的孙红雷。
你是谁!那人扯着嗓子喊道。
我是孙红雷,他依照惯例报上自己的名字,我来探亲。
吊桥喀拉喀啦的降下来,轴承持续不停的摩擦声几乎令他想掉头回去。他就不该听黄渤的话,在他的那座城里,他已经过得很好。他本来已经当了老大,现在却学年轻人跑出那个安乐窝,他瞎闯荡个什么劲啊,他都已经不年轻了。
不年轻了也要闯荡呀,黄渤极富特色的语调冲进他的脑海。
你可真他娘的烦。他想,然后听见黄渤一阵大笑。
吊桥终于归位,他从黄土地上拔出快要生根的腿来,跺了跺,步履匆匆的进了城。

城市的主干道旁立着一个巨大的电子屏幕,孙红雷三个字出现在屏幕的最底下。

No.99-孙红雷

他又自嘲的笑了笑,他图什么,偏听黄渤忽悠他,来到这里。
你甭瞎想了,来都来了,站那别动啊,我找人去接你。黄渤说。
他有时候恨死了黄渤这招,就比如他正一个人感慨人生的时候。
噢哟,红雷,你咋还恨我呢?我还等着你和我一起红尘作伴潇潇洒洒,共享人生繁华呢。黄渤仍用他那晃晃荡荡的调子说。

孙红雷?有个年轻人乍然出现在他身前五六米的地方,个子挺高,头发染的棕黄,黑眼圈有些重,看到他便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笑声让他恍然间以为自己正走近一窝鹅。男人就那样笑着,朝他走过来。
你好,你是黄渤的…?他迟疑地望着他。
手给我。年轻人不大客气的说。
他想,这怎么回事儿,黄渤没有理他。不过他知道黄渤的谨慎,他的沉默一般意味着安全。他说服自己心里的不信任感,递出了手。

再睁眼时,黄渤本人正摇着把扇子,笑眯眯地瞧他。
他注意到旁边的青年,刚才还笑容闪亮的对方仿佛有些疲累,正一下一下的喘着气,不错眼珠地盯着黄渤。
看把我们小猪辛苦的,带着你瞬移还真不容易。黄渤笑着说,身上拍了拍男人高出他的肩头。
孙红雷就明白了。这样看来每个城市都差不多,在他们那里瞬移者的确算得上人数不少的一伙。瞬移能力者好划分等级从可以操纵移动物体的重量排列,由强到弱,最强的便是移动自己。能带两个人同时移动的,孙红雷还是第一次见。
谢谢你。他语气平淡的说。
小猪摇摇头,并不接他的话,只瞥了黄渤一眼,我可以走了吧?
黄渤停了摇扇,轻微点了个头。小猪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这是哪儿?孙红雷才开始打量起这地方。
我的私人会馆,黄渤开口说道,你有看主街的板子吧?
板子即是指那块巨大的电子荧屏。
看了,他接口,抑制不住自己嘲弄的语调,第一名黄磊。第二名是你。
黄渤挑起眉头明显不大喜欢他说话的语气,但鉴于他名列黄磊之下已是事实,便仅从鼻腔间挤出一声轻哼算作应答。
他有什么能力?孙红雷放下拎了一路的公文包,拉来一边的椅子很不客气的坐下,公事公办地问道。他不想耽误时间,他不太喜欢这里。
黄渤皱起两道眉,嘴唇抿成一条线。
我不知道。他在孙红雷的脑海里说,然后迎着孙红雷惊疑的目光又重复了一遍,我们不知道。

从来没有一个城市像这里这么奇怪。身为整个城市能力最强的人却从未被人看见过能力发动,连排名第二的黄渤也对他的能力一无所知。
就没有人挑战过他?孙红雷沉声问。
有,黄渤啪的展开扇子,终于动了动嘴唇,多了去了。
那你呢?孙红雷进一步问道。
我?我不打无准备之仗,你知道的。黄渤眼神一滑,飘向别处。
你还是见过他的,孙红雷这下肯定了自己的假设,但是你怕,你不敢惹他。他沉默了片刻接着说道,他一会儿就要来了。
听到他笃定的语气,黄渤笑了,有几分玩味的勾着嘴角,正好你也见见,看你怕不怕。

他来找你做什么?
谁知道他要做什么,他可能是来找你的。
找我?
给你个下马威呗,他总不会不知道你是邻城的城主。

噢。孙红雷压下心底的惊讶。他当城主的时候,他还真不知道旁边城的No.1是谁,是黄磊?他连这名字都没听过。

还有8分钟多,你还想跟我聊点什么?孙红雷看了眼腕表。
真精确啊,你这能力好。黄渤赞叹着。
哟,你就打算一直夸我?孙红雷眯起眼睛。
黄渤又笑了,眼角叠起细纹。当然不是,我在想你在想的事。我还要想着那些敌人在想的事,你不知道,要同时想这么多事可是很累的。
先别说你的敌人,你就说说看,我在想什么事?
我看看——你想啊,要是你我现在打起来,谁能赢,对么。黄渤仍漫不经心地说着,好像孙红雷想的事情就和他想今天晚上要吃苹果一样不需要担心。
孙红雷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看他毫不掩饰自己的疲惫那样故作姿态的揉着额角,看他撑着扇子轻轻的扇,就当他孙红雷不存在似的。不过他倒也不生气,只是耸了耸肩膀向后靠上椅背,你赢喽,孙红雷轻松干脆地说道。
黄渤闻言莞尔,那是当然。

门把手被压下的时候他毫无察觉。直到等那人站在他身前,弯起唇角笑着伸出手时他才惊愕的发现黄磊已经站在他面前。他睁大眼睛去看黄渤,却瞧见对方习以为常的表情。
你好,你好?黄磊伸在半空的手已经停了很久,他没放下,仍然带着平和的笑意,我是黄磊,你好?
你好,孙红雷。他一下子警惕起来,但碍于黄渤这个人精还在旁看着,他没表现出一点不适,如常地握上对方的手。
黄磊的掌心温暖,干燥,没什么不一样,他想着。随后两个人几乎一致地向后抽回手。
黄渤仍站在一侧,不发声也不动作。
他率先开了口,黄渤,有红酒吗?拿一瓶来喝。他的目光却没移开过黄磊的脸,他看着他晶亮的眼眸里有一抹讶异转瞬而过。
谢谢。黄磊对他说。
黄渤在他脑海里吹了声口哨,转身拉开暗门一级一级下着台阶,走到暗黑的酒窖里。

黄磊和他和黄渤应是差不多的年纪,他和他们比起来有点中年发福,说是大众脸的长相,可仔细一看,眼睛大,双眼皮,笑的时候嘴角微微向右偏,鼻梁下颚和脖颈的曲线很好看。如果瘦点就更好了。他趁对方无意的转头,又发现他脖子左后方有一颗黑痣。男人穿着白色西装显得很自在,他想到,应该是平日就习惯于打扮的正式。身上亦没有金银奢物,男人举手投足流露出一股平和,不太好办。平和也是一种强大,看起来不太强势的人往往也没有过于明显的弱势。

你来找黄渤?孙红雷前倾身体,希望在这有限的时间内获得更多有用的讯息。
黄磊摇了摇头,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我来找你。

他在黄磊的眼睛能瞧见自己的倒影。

磊…孙红雷一张口,有一个名字下意识地溜到嘴边儿又缩了回去,他停顿了一下,那个名字和他的主人一样,一闪即逝,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黄磊,最终他念顺了这个陌生却并不拗口的姓名。孙红雷知道对方还在等他说完,而他仅仅只是为自己先前的失礼感到抱歉。
我可能把你的名字跟谁记混了,不好意思。

黄磊看着眼前的人,他双手交叠摆在桌上,重心前移,愈心事重重的时候愈习惯于做出沉着稳重的样子。其实黄渤他都不敢说了解,不过孙红雷他可太熟了。

说起黄渤。已经被调去酒窖里拿酒的黄渤腰间还别着他们分开前他送他的袖珍手枪。那把枪有年代了。当初他特意嘱咐匠人去掉黄渤不喜欢的过于繁复的杂饰,只留一层防滑的格纹。子弹是他定制的,一共六枚,他送他时它们整齐的躺在弹匣里。黄渤当时还笑着调侃他这小心谨慎的举措。

他仍记得黄渤当时一手掂着枪的画面,当时就痞里痞气的人,歪过头来问他,磊哥,你子弹都不拆万一走火儿了咋办?
那时他还用一贯温和斯文的态度教育他,要是卸了子弹,这枪该用的时候还不就是个废物。

黄磊知道自己身上这个优柔寡断的毛病迟早会害了自己。可就在刚刚黄渤扣动扳机时,他还在奢望那不过是上了膛的枪走一次火这么简单的事而已。

黄渤掏枪的速度极快,他拿枪的姿势就和自己拿书的姿势一样流畅自然。彼时黄磊刚推开门,耳边炸响子弹出膛的声音。随着剧痛,他弯腰捂着肚子,一手抓着门把手,一手伸到腹部,指间尽是温热。恍惚地低头去看,一大摊血。他一点一点蹲下去。

重来。

他卸下了黄渤枪膛里的子弹,再次推开门时瞥见黄渤把手探向口袋,眉头一皱,又抽了出来。一旁的孙红雷仍是事不关己的冷漠神色,他伸出手主动去打招呼,孙红雷回握了他,眉头锁紧若有所思。

他坐在桌子另一侧,想管黄渤要杯酒,却没想到被孙红雷先开了口,他只好跟了句谢谢。

黄渤走开了。他俩谁也没有说话,像两个木头人。然后他听见那把熟悉的嗓音问他话。
找黄渤?当然不。他略一思索想着这是事实也无需隐瞒。我来找你,他直截了当地说。

磊……

就在孙红雷念出这个字的时候,黄磊突然有点后悔,在刚刚黄渤要杀他的时候,他怎么忘了看一眼在一旁站着的孙红雷的表情。

黄磊,孙红雷更正了他的叫法。他觉得他把自己和别人搞混了。黄磊想到这儿不由得觉得好笑,他弧度极小地提了下嘴角,随即又想道,如果他已经把他忘了,那黄渤要杀他时,他的表情应该也没什么变化。

他发动能力的时候希望他们都能忘干净,可是过后,又希望他们能稍微记起来一点,哪怕一丁点儿呢。就比如孙红雷差一点就叫他磊磊了,可就总差这么一丁点儿。

傻子。黄磊接过黄渤倒好的酒,喝了一口,自己也不知道是在骂谁。






能力设定
小猪 瞬移max
黄渤 心网/读心术
孙红雷 预读未来十分钟内发生的事
黄磊 改变过去十分钟内发生的事

评论(8)
热度(17)

© 提奧同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