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Weibo:@食不知味吗

写点无聊的,偏爱的,不开心的,还请多担待了。

[顾罗]都市怪谈-恐怖宠物店II

恐怖宠物店二更。




早晨。


坑品向来不错的顾小白大大正式撤掉了那天晚上因为一个电话而再没更过的新文。顾小白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准确解释这行为背后的原因,反正粉丝群早不管不顾地炸开了锅,他有点儿心虚的点开来看,粉丝们没追着问候顾家先祖,反倒是不少人关心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顾小白心里有点愧疚的暖和。


 


[ 不是…我没出事]他犹犹豫豫敲下的一串省略号,抬头瞅了眼侧卧在沙发上,翘着腿看电视的罗书全,他后脑勺上的头发因为睡前没搭理被压出个旋儿,翘起的黑发间藏着一对儿深棕色狐耳。毛茸茸的耳朵尖看的顾小白一阵心痒痒,赶在自己自己冒失伸手之前,连忙转过了椅子,面对书架深吸口气定定心神。


[ 我一老朋友,刚来上海,这几天得陪他到处走走,这段时间也瓶颈了,正好放松一下理理思路。]


[ …对,之前剧情也欠推敲,等我构思好一定放出来给大家,我保证。]


[ 莫…莫小闵啊,我还没告诉她呢…]


 


看见这个名字,顾小白皱起了眉头。莫小闵是个编剧,她写电视剧,他写书,俩人还有一共同点,就是都喜欢楼下咖啡店那唯一一个三面环窗的座位。他们认识也挺久了,基本算熟到除了身体别的都能分享的地步,条件都不差又都还打着光棍儿,免不了成为论坛里被众人看好的一对。不过顾小白自己心知肚明的是,他对小闵没有半点多余的感情。你说至于小闵有没有?顾小白也曾拿出他写警匪文里警察的心理去分析揣摩,只是那个结果让他稍微有点尴尬。


 


“哎小白,你牛奶没了。”伴随冰箱门合上的声响,罗书全的嗓音从厨房传了过来。顾小白一蹬地板转了回来,这狐狸披着他的睡衣,一只手搭着冰箱门,圆框眼镜架在鼻梁上,有点歪斜,眼睛亮晶晶的。


 


“罗书全同志,我严正警告你,在我家必须把衣服穿好。”顾小白尽力板着一副严肃的面孔。右手握上鼠标,点开京东,在一排排牛奶间比对着。


 


“顾小白同志,”狐狸因为他的话笑了一下,照着他的语气回了一句,同时快速撩起衣服下摆朝他比划,“我这不穿着呢嘛。你怎么这么事儿多,睡衣就不是衣服啦?赶快下楼买牛奶去。”


 


“……你爱喝哪个来着?”顾小白费力的看着一个高大上的名字。


 


“莫斯利安。”


 


“…哎这个不错…新西兰的什么……全球十大品牌……我给你定了个特好的,还是国外代购呢,过俩月就送到了——你刚说啥?”顾小白看着那价钱,有种割肉喂狐的绞痛,犹豫三秒还是点了确认。


 


“两个月??顾小白你大爷啊!——去超市买去,就今天。”


 


午后。


“书全你以前来过超市啊?”顾小白推着购物车,罗书全在他身侧走着,时不时停下来认真看货架上的东西,顾小白就时不时停下来偷偷地看他。


“巧克力和草莓哪个好吃?”狐狸一手拿着一盒百奇,回身问他,“我来过啊,但没来过这家,我问你话呢这俩哪个好吃?”


“吃!吃死你算了!”顾小白猛地一跺脚,扬起下巴点点快被塞满的购物车。“你怎么这么能吃呢你,都是甜的腻不死你啊,你看这脂肪含量,再看看你自己的脂肪含量,我说你是不是跟百奇一个品种啊。”


罗书全举着两盒,丝毫不受打击的翻过来查看营养成分表。


顾小白认命地叹口气,把购物车往前推到他身边。


“实在喜欢就都买了……”


“——有道理,都买了下回就知道哪个好吃了。”罗书全手一松两盒百奇落入车子,“还是你聪明!我们去买牛奶。”


 


顾小白两手拎着沉甸甸的袋子,一步一个大写的苦难,前面那位哼起小调,步履轻快边走边唱。


 


这死胖子老狐狸死狐狸老胖子。


 


“看你咬牙切齿的,累不累啊,小白?”


 


“你倒是帮我拿……”


 


“哎哎哟你小心点,那个是玻璃的,别磕了碰了的。”


 


 


晚上。


“书全,我们聊聊天呗?“顾小白拿了一盒莫斯利安,递给在沙发上玩儿手机的人。电视开着,声音尖锐的女人扯着嗓子在嚷,他关了机,屋子忽然静了下来。他坐到地上,缩在茶几和沙发间的缝里,向右一转头就是罗书全被电子屏幕照亮的脸。


罗书全放下手机,侧躺的姿势显得有些懒洋洋,接了牛奶,没喝,放在一旁。“你想聊什么?”


顾小白一时语塞,“我……我看要不我们先自我介绍一下?”对方没有反对,便自顾自说了下去,“我写书的,朋友圈也挺小,但有几个不错的朋友,可以改天带你认识一下。”


“嗯。”狐狸应了一声,半撑身子坐了起来,赤脚踩着地板走进厨房。声音遥遥的传过来“想喝点酒吗?”


顾小白手机震了震,莫小闵的名字不断闪烁。有点心烦的关了机。“ 来点儿吧。”


走回来的路上,狐狸顺手关了整间屋子的灯。窗帘是薄薄一层,月光透进来些,沙发像结了层白霜。


“嗯,你说吧。”罗书全把酒递过来,冷雾凝在易拉罐上,狐狸手心温热,顾小白接过来时已化作不断滴淌的小水珠。


“唉,你还真——”顾小白笑的有点无可奈何,“这气氛,我要不说点什么都不合适了是吧?”


罗书全自顾自扯开拉环,给了他一个不置可否的眼神。


“我跟你提过莫小闵吗?”顾小白也拉开拉环,抿了一小口。


“提过。”罗书全也挤入缝里,跟他隔了一个人的距离,蜷腿坐下。


“……什么时候?”他诧异地问。


“第一次在咖啡馆的时候,你跟我说我正好坐在你们平时喜欢坐的那个位子。”


第一次见狐狸的画面在顾小白脑海里一直不是很清晰,他努力想了想,仍没有什么印象。


“是吗……可能吧。我跟她,我们——唉你先别误会,不是那种关系。”


“我误会个什么劲。”狐狸笑了,肩膀一抖一抖的。


“也是,”顾小白点点头,自己也笑了,“你误会个什么劲。”


一口接一口的喝酒。狐狸歪着头看他,顾小白就看回去,月光折在狐狸圆溜溜的眼睛里像碎银撒了一地。


 


“狐狸。我好冷。你能不能靠过来一点。”


“顾小白你真是个——”狐狸还是挪近了点。


“狐狸,你耳朵呢?”


“——真是个超级大变态!!!”耳朵尖还是冒了出来。


 


顾小白喝了整整一听酒,铝皮罐子倒扣在桌上,脸转过来对着狐狸耳侧。


顾小白吹了口气,若有若无好似无意,狐狸的眼窝深的好看,鼻梁高挺。像从小说里走出来的人儿。顾小白被这个想法逗乐,低沉的笑声在空气间振动。狐狸莫名其妙地扫他一眼,身体僵硬的像尊雕塑,皱着眉头一句话也不讲,只有胸膛微微起伏。


 


“我想把你写进我书里,行吗,狐狸?”






小记
本来想老老实实写傻白甜日常,结果跑偏了。
若读出气氛有些奇怪一定是我的错。
感谢搜到这篇并且看完的你。
鞠躬。晚安



评论(14)
热度(38)

© 提奧同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