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就喜欢搞不健康的。

丕司马脑洞,当童话看吧





司马长了一对翅膀。

起先是后背隐约发痛,他以为是脊柱侧弯之类的毛病,看来是时候戒掉窝在沙发上看书的习惯。好像翘二郎腿也不行。

曹丕有点担心,想拉他去看病,但司马说止疼片还有,吃完了再去吧,别浪费。有一天夜里,曹丕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顶住脸,呼吸不畅,醒了过来。看见床上一摊羽毛,像雪。司马刚醒来不久,凸起的肩胛骨下有两道圆润的切口。硕大沉重但洁白的羽翼缓缓翕动,不知有意还是失控。

司马坐起来,蜷腿,抱着自己的膝盖。他转过头看曹丕,欣喜又痛苦的复杂表情。
曹丕呆楞了好久,最后犹犹豫豫地说,真好看啊,我能摸一下吗。
司马点点头。

后来他们把司马所有的衣服都拿出来,在背面剪了两个开口。剪到一半就都不耐烦了,曹丕说天啦歧视天使啦为什么所有衣服后面都要缝好呢。司马笑倒在沙发上,脸埋到羽毛里。
曹丕又问起要不要去医院,司马说不用吧,已经不疼了。曹丕说那好,毛茸茸看起来很舒服,我也想埋一下头。

曹丕病死前也没有去医院。他缩在被窝里很哀伤的摸着爱人的翅膀讲,我死了你会不会马上就飞走啊?至少清明节会回来看看我吧?很想你的。
司马低着头说我不会飞。
司马说我想跟你去天台吹吹风。
曹丕说我倒是没意见,但可能你得抱我去了。
司马说我也没什么意见,那来吧,不许乱摸。

在天台上司马摘下了一支翅膀,就像摘下一朵花那样容易。没有血,没有撕心裂肺,留下一道阴影似的淡淡的疤。司马面无表情的把那支翅膀放在曹丕的肩胛骨下,他已经病得脱相,骨骼突起像能割伤人的手指。

曹丕一边气喘一边说,这样不行吧。
天台风很大,羽毛簌簌地抖。人也发抖,齿间打颤,气流穿透骨骼,命运很轻。两个人紧紧搂着对方才能保持各有一支翅膀的平衡。
司马顿了顿说,试试。我不是天使,搞不好你是。翅膀选错了人,自然飞不起来。
曹丕看着他,久到闭眼都能浮现出他的轮廓。

然后他们纵身一跃,拥抱着。



落地的只有司马一个人,垂着一支色泽枯槁的将死的翅膀。羽毛纷纷扬扬从天空中落下,淹没了他。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