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就喜欢搞不健康的。

水文特征

看见水形物语的海报,又想起小时候看的剪刀手爱德华,感叹着非人真美好(剪刀手大概不算x)。

总之,丕司马非人,慎入慎入慎入,求您🙏



遇见你真是百年难得,但是抱歉,我已经活了上万年了。


司马懿住在一个富豪的别墅里,准确的说是住在这个富豪的私人游泳池里。养他的富豪名叫曹丕,是个不务正业的公子哥,每天凌晨后才会过来找他,有时候接近黎明,难说算早还是算晚。曹丕事儿多,不喜欢弄湿衣服,不喜欢太柔软的毛巾,不喜欢等人,也不喜欢海水,所以他每次都要求司马懿上岸来陪他。


司马懿心情好的时候就会答应,于是瘦而有力的腰腹下化出两条修长笔直的腿,踩住泳池扶梯,一截一截走上岸来。他皮肤很光滑,留不住水滴,于是一颗一颗透明的珠子被重力牵引向下,在脚踝处停顿一下,最终落回地面上,啪嗒,很快洇成一滩不规则的水渍。司马懿就这样赤身裸体地走过来,步步生水花。他头发很长,好像生来就未修剪过,黑发披在肩上,总会有几缕打着卷垂到锁骨边。曹丕很喜欢看他走那截楼梯,也很喜欢看他湿漉漉地、带着百无聊赖的神情走向自己。


司马懿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在水底呆着,谁叫也不理。他可以一直那么呆着,在两米深的水下,或坐或躺,不需要浮上来换气。有时候曹丕会在岸边等他一整晚,然后在日出时悻悻而归。有时候换曹丕心情好,他就会仔仔细细挽起西裤,坐在岸边,两只腿时断时续地打水花。他知道那对于司马懿来说很吵很烦躁。大多数时候,不消他多等,司马懿就会从水底某个角落一声不响地窜过来,两只手握住他的脚踝,直接把他带到水下。一旦他呛了水,司马懿就会在水底吻他,把空气源源不断地渡到人类的肺里,通过一个很长很长的吻。


在水下,曹丕可以听见司马懿说话,他的声音会很清晰地传到他耳朵里。


把眼睛睁开。司马懿说。

曹丕就琢磨,为什么他能一边接吻一边讲话呢。但曹丕没法说。


曹丕只能一边接吻,一边听话地睁开眼。其实他很怕在水底下睁眼,但是又架不住自己总是很想看此时此刻司马懿的表情,尽管司马懿的脸总是没什么表情。这样一张天生冷淡的缺乏感情的脸在水底下也并不会有多少不同,只不过拢上了一层蓝蓝绿绿的淡光,黑色的长发在水中缓缓飘开,像一团散不开的浓墨。他两只手环在曹丕脖子后面,把他老老实实栓在水底,不至于浮上去。


抱着我,憋住气。司马懿又说,曹丕点了点头,伸手搂上司马懿精瘦的腰。司马懿于是得以松开手,去解曹丕衬衫的扣子。像曹丕格外喜欢看他走上岸一样,司马懿的癖好是在水下解曹丕的扣子,他们很懂得互相成全。

只是这个过程有些漫长,曹丕不能一直在水下睁着眼,他一般看一会儿神情专注的司马懿就会闭上眼睛。


然后曹丕会被带到岸边,衬衫在水里的部分松松垮垮,出水的部分则毫无缝隙地黏在身上。司马懿一只手肘撑在岸上,歪头打量他。司马懿的眼睛很亮,在越黑暗的地方就越显得明亮,曹丕不太能经受那样的注视,好像什么都被看透了似的。更过分的是,看透的人甚至连自己看透了什么都根本不放在心上。曹丕觉得很不公平,他是人,他活该没有那样干净又无所谓的眼神。归根结底,他活该是人。司马懿总是看一会儿,什么话也不会说转身就走了,留下一串渐渐遥远的气泡,他专门吐给曹丕看的。曹丕一个人在岸边大口喘气,他得歇上几分钟,才有力气爬上岸。自从他爸去世后,他还得赶在公司开早会前先回浴室洗个澡,用葡萄味的香波护发素和沐浴液,不然他总觉得自己头发里有股海水咸涩的味道,像一团臭烘烘的海藻。


其实主要还是以司马懿上岸陪他为主,曹丕身体不是很好,海水太凉。他在岸上等他,教他喝酒,给他念诗,和他讨论如何成为一个成功的董事长。曹丕清醒的时候跟他说,公司就是垃圾,金钱就该被视作粪土,什么膨胀啦什么泡沫啦,反正没一个是好东西。司马懿听得耳朵起茧,就打断他说,对,我也这么觉得。曹丕就兴冲冲和他碰杯,嗯,还是你最懂我。后半夜,曹丕喝醉了,他搂着司马懿的肩膀说,去他妈的,我要把公司做进五百强,我还要让曹家杀入福布斯榜,经济他妈的危机也拦不住我。司马懿说,对,好,行。曹丕激动得热泪盈眶,在泳池边啊啊的大叫,如果手边还有纸笔,就奋笔疾书,字体魂飞魄散,无人能懂。


司马懿等得不耐烦,就握上他持笔的手。他本身体温就低于人类,但握上曹丕的手,发觉曹丕的手比他还冰冷。曹丕抬头看他,眼眶通红,温热的泪水啪嗒啪嗒滴在司马懿手背上,流进指缝。司马懿叹了口气,半是引诱半是央求。


你别写了,我们做吧。


曹丕的眼睛里有一种光,说不上是纯粹还是肮脏,反正就那么灼灼的亮着,在夜里,在水下,在他要和他做的时候。司马懿想,人类太复杂了,尤其是眼前这一个。因此,他不喜欢曹丕闭上眼睛,在夜里,在水下,在他们做的时候,不是每个他遇到的人类都有这样寂寞又炽烈的眼睛。


你会离开我吗,曹丕在床上翻了个身,不知道是在梦呓还是已经醒来。

司马懿正身披从曹丕衣柜里翻出来的白衬衫,刚走到门口。他本来想悄悄离开的。

会的。司马懿只好停在那里,回过头。

好。曹丕迷迷糊糊答应一声,拽过被子,那明天见。

司马懿顿了顿,没有再应声。


一个月前,他跟曹丕说,我在你的泳池下面挖了一个通向大海的隧道,我要走了。

曹丕面露忧伤,一边拿梳子顺着他的长发一边说,宝贝,要是你会挖隧道,为什么不挖一条通到我卧室浴缸的呢。

司马懿就笑,笑着说,那我下次试试。

曹丕说那敢情好,等你挖成了,我就天天泡在浴缸里等你,哪儿也不去。


第二天晚上,曹丕果真没在泳池里找到司马懿。他想起一个月前的这段对话,赶快叫人抽干了泳池的水,然后亲自爬下梯子,一块砖一块砖查看,每一块都完好无损。管家整理衣服时发现他柜子里的衬衫少了一件,曹丕后知后觉地想,司马懿好像确实是穿着白色上衣走的。


再后来,泳池被重新灌满淡水,曹丕是不太去了,他的儿子倒是很喜欢。


39岁那年曹丕生了一场大病,有钱也治不好的那种大病。渐渐的不出远门了,渐渐的不上班了,渐渐的就只能在屋里走走。有一天曹叡来找他,时值盛夏,男孩儿穿着短裤短袖,手里藏着什么。他跟这个儿子不是很亲,但是怎么说,死到临头了,还是想多见见。


爸,您身体怎么样?

还活着呢,他笑道,你来看我,我就觉得可能还可以再多活一会儿。

曹叡皱了皱眉,好像不太喜欢他这样说自己,但又无可奈何,于是他转移话题道。

我刚去游泳了,您猜我在泳池里捡到什么。

曹丕就装作很好奇地,落叶?硬币?一朵溺水的花?猜不出来了。

曹叡摇摇头,很得意地张开手掌。


一枚纽扣。

肯定是爸爸衣服上的。

您原来也爱游泳吗?


曹丕连忙从被窝里伸出手,他已经十分消瘦了,微微发抖的手掌里捧着一颗扣子,是他白衬衫上的扣子。


那天夜里,曹丕睡不安稳。听见浴室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他推门而入,司马懿正挤在狭小的浴缸里,姿势十分别扭。他看起来还跟他记忆里一样。曹丕站在那里,不敢迈步。


司马懿转过头来,丝毫没有被他现在这幅病入膏肓的残败模样惊讶到,非常自然地指了指浴缸边缘,示意他坐过来。

曹丕于是走了过去,他刚一坐下,司马懿就抱怨起来。

你们人类管道修得太复杂,我迷了好几次路,耽误不少时间。

曹丕就笑着摸他湿漉漉的头发,诶,那你岂不是去了好多人家的浴缸。

司马懿说,是啊,不过还是你的最有特点。

曹丕问为什么。

司马懿抬起头,一本正经地问他,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老在浴缸里榨葡萄汁啊?是就早说嘛,我闻着味都能找到。

曹丕就笑,笑得开始咳嗽起来。

司马懿伸出手轻轻拍他后背。


曹丕有些累了,于是坐在地上,靠着浴缸,他闭着眼问司马懿。

你一共见过多少人类了。

很多,保守估计可能得有上万个。

曹丕顿了顿,有些小心翼翼地继续问他。

那我……怎么样?

司马懿犹豫了很久。


百年难得吧,百年难得。


最终,他挑出这样一个词说。

而曹丕的头已经垂下去了,司马懿安静地呆了一会儿。忽然曹丕又喘了口气,含混地说着,声音极低。


等我病好,就带你去泡温泉吧。想来想去,就这件事还是比较遗憾。


司马懿撇撇嘴角说,泡温泉有什么可遗憾的。


他搂住曹丕的胸口,把他带入水里。


我带你去泡大海吧。




曹丕隐约记得在很深很深的水里,四周幽暗寂静,司马懿最后一次吻他,然后松开了手。


他独自沉落。




/

没啦。瞎几把写,真很失智了,原谅我8

爱您啵😘


…又想了想可能确实这样写丕司马很过分吧,但是不带tag的话应该也行?不知道,要是真的不合适就告诉我,我撤,先道歉了,对不起。

评论(2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