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我下线了。

失乐园

yē,真的失智,人生啊就是不可避免地回到狗血之中。
一个㪫懿失智现场。
我真的很沉迷大腿根上烟烫的疤痕(都怪Beck老师)。


曹㪫掰开司马懿大腿的时候当然也看到了那个痕迹。他用指甲细细地刻出一道红印。

我爸就是这么玩儿你的吗。

少年嗓音里的稚气和不满,全都赤裸裸摊在床上,像一面破碎镜子,边缘锋利。司马懿躺在上面,揉着眼睛,漫不经心地想,曹丕那么腻歪一个人才舍不得烫自己。

可惜少年的愤恨实在是个恶毒又美妙的诱引。曹㪫要能云淡风轻地问,司马懿可能就会随口给他另一个答案。但是,没有。到底是嫉妒心满得恨不得溢出来的小孩子。曹㪫一边挑衅似的地盯着他,一边用指甲在那旧疤上画着十字叉。

是啊,司马懿说。他将自己的意兴阑珊也铺在床上,沉默地晾给曹㪫看:瞧,你爸不在,我多无聊。
曹㪫的眼睛在看别处,于是司马懿支起上半身,试图从银河的另一侧打量他。

羡慕吗?

曹㪫终于抬头,是面无表情的死人脸,但终究点了点头。

司马懿有一丢丢失望。但他想自己还是可以看到更多、更好玩的东西。他从枕头下面摸出一包烟,又从床头柜上拿了打火机。

一支烟,点好,恭恭敬敬递到曹㪫面前。

你也可以,要不要试试?

曹㪫没接,他盯着忽明忽暗的火星,又穿越那些火星去找司马懿藏了一肚子坏水又十分淡漠的眼睛。

要准,要稳,不然摁不灭。司马懿又说着,完全事不关己。
我给你示范一下。他转了手腕的方向,烟直直朝下坠,在曹㪫眼前划出一颗橘红的流星。

在高温接触到皮肤前的最后一刻,曹㪫还是一把攥住他手腕,凶狠地扯开。司马懿发觉少年的肩膀好像在抖。
你真要烫,曹㪫说,喘着气,真他妈疯了。

司马懿看上去迷茫又困惑,他嘴角噙笑,一双漆黑的眼睛,无辜又无情。

欸。
你不就喜欢疯子。

曹㪫从里到外继承了曹丕的一切,却唯独没能得到曹丕的司马懿。到他手上,只剩下个没心没肺又俯首称臣的疯子。

评论(2)

热度(33)

  1. 红泥小火炉提奧同學 转载了此文字
    我,昏迷,太太滴叡懿太好磕了!!莫名想到一首歌“你的烟烫到我没关系”,歌词不太记得了,只是这个歌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