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我下线了。

玫瑰奴隶(完)

继续丕司马垃圾言情故事,如果能博您开心我就真滴心满意足。

(顺便推一下 玫瑰奴隶 这首歌)


恋爱就别惭愧

但求找到一个通通不惭愧

是情是欲没所谓


21.

曹丕跨坐在他老师身上,没敢坐实,膝盖暗暗吃着劲儿。他将司马懿衬衫的下摆从束紧的裤腰里拽出来,两只手摸索到扣子——进卧室时没人想起来要开灯——从下往上解着,勉勉强强解了两颗,手抖个不停。曹丕急了,索性直接把衣服推到胸口。


司马懿躺在床上,舒舒服服枕着枕头,两只胳膊像“大”的那一横,平直摊开。他没有睁眼看,判断曹丕的行动全凭肌肤触觉和衣物摩擦的窸窣声。等曹丕终于决定粗暴对待他的白衬衫——可能已经过去一年了——司马懿实在有点忍不住,于是张嘴问他,尽可能和蔼地。


第一次吗。


他说,同时重新睁开眼睛。曹丕掌心温度高得吓人,此时扶在他肋下,像两块惩处囚犯的烙铁。司马懿虽然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光线,但也只能看见曹丕的影子,不知道表情。他叹了口气,正准备起身把床头灯打开,曹丕像忽然妥协了似的,嘟囔一句。


我可以学……


是,司马懿觉得非常好笑,但他咬着嘴唇忍住没出声。他轻易挣脱了曹丕并不牢靠的桎梏,抻着腰,伸手把床头灯打开了。他没看曹丕的表情,继续歪着身子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努力够着放在最里面的凡士林油。啪嗒。他终于拿到凡士林油的时候,有什么东西连带着掉了出来。

曹丕居高临下,自然看得一清二楚。

是一盒烟。


老师,你抽烟啊。

曹丕的呼吸声很重,老师两个字念得怪怪的,不过司马懿无暇顾及。


戒了。

他说,然后自顾自拧开盖子,食指和中指沾了些许,抬头看见曹丕居然还在盯着自己肋骨发呆,顿时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不要招惹未成年——司马懿觉得自己应该把这句话黑体加粗打出来贴在床头每时每刻警醒自己。

但曹丕浑然不觉,正盯住优雅的线条,他真真切切地着迷。

他的目光比他的手指要更温柔些。


看屁啊,裤子脱了。


啊,啊?

好的。

司马老师。


……真他妈服了,曹同学,我是说我的裤子。


……好的司马老师。


23.

曹丕的指尖,顺着小腿一直划到大腿内侧。屋里灯仍开着,虽然昏黄,但足够他将肌肤表面浅淡的纹路一一看清楚。一位诗人得有多幸运,才能看见一段这样美丽的诗。他是那个幸运的诗人啊。青年微微发抖的指尖,停在司马懿大腿根内侧,绕着一个点不停地画圈,瘙痒难耐。


没等司马懿下一句脏话脱口而出,倒是曹丕先开了口。


胎记?


青年的嗓音有些喑哑,低沉的声音让躺在床上的人恍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未给司马懿回答的机会,曹丕又自顾自说了下去。


——不是胎记。


曹丕忽然情绪激动起来。

是烟烫的——是烟烫的对不对?


你回答我。


司马懿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先把灯关了,他说,向来倨傲的语气藏着一丝软弱的迹象。


曹丕看着他。

曹丕总是喜欢看着他,摊平少年的心思,毫无保留。只是这一次,他的目光里,有箭一样锋利的东西正毫不掩饰地闪着冷光。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探身关上灯。


司马懿于是逃离光明,缩回黑暗里。


黑暗能够藏起伤疤。黑暗孤独但安全。


24.

是烟烫的。曹丕说得很笃定,我见过这样的疤,你别骗我。


在一片漆黑里,他徒劳地努力,想去看司马懿脸上的表情,但什么也找不到。他大口地喘气,连空气也开始变得稀薄。


好一会儿后,司马懿才咧了咧嘴角。


嗯,烟烫的。

他承认道,语气很平静。没有笑,没有其他任何表情。


——以前曹丕看书,总觉得书里写“揪心的痛”“钻心剜骨”是夸张是修辞,骗人的吧。

没想到从小到大都顺风顺水的曹少爷也能赶上体验一回。


你自己……弄的吗?


曹丕实在是很烦自己了。


如果不问这种问题可能还会显得更加机灵一点吧——毕竟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再一如既往地傻下去连个幼稚的托辞都不能用。

但他又实在是无法控制。

跟司马懿沾边的事情,总是从一开始就失去控制了。


挣扎到最后,曹丕最终还是有了决定。

如果他司马懿真的对自己都可以这么狠,那他只有认栽的份。

认栽不是重点,重点是然后。

然后,他一定要对他好一点,把这些疼啊痛啊都深深、深深地埋起来。


好一点也不够,他得一直对他好下去才行。


25.


“不是。”


26.

司马懿的眼睛,像夜色本身,曹丕想要睡在里面,却不料迎面而来一场瓢泼大雨。

很冷。曹丕觉得。

他的嘴吻着司马懿的嘴,他的胸口贴着司马懿的胸口,他身体的一部分嵌入司马懿的身体里。

肌肤相接的地方是烈火燎原,但其他碰不到的地方,都是冰封,都很寒冷。


司马懿觉得颈窝有些湿凉,只是他的意识正像发烧一样不清醒,搞不清究竟是自己的汗还是空调漏水。

过了一会儿,他恍恍惚惚地发觉到曹丕好像在舔那块湿凉的地方,于是下意识伸手去推。


别……痒。


就在他最终滑入昏沉的睡眠前,他好像隐约听见曹丕说。


我自己的眼泪,你凭什么不让我舔。


27.

后来司马懿好几天都没想明白到底有没有这么一句话。

但他一直没有问过曹丕,好几周就这么过去,组成好几个月,好几个月也这么过去,组成了好几年。

曹丕究竟哭过吗,还是其实是他自己在睡前哭了呢,再或者,就是空调漏水。


可能也没那么重要。


司马懿喝口水的功夫,手机又进来一条短息,是曹丕。


哎,我今天下班早,接你?


司马懿回,好。


曹丕立刻又发来一条新的。


下课了吗?我给你写了首诗,发你邮箱了,有空看一下啊。


司马懿回,写得好。


隔了好一会儿曹丕才回复,很伤心似的。


可我这次没写……行了,不用解释了,我已经到你楼下了,现在感情危机了,很严重,你看着办。


阒其无人,司马懿笑了一下。


28.


“曹丕,我给你念首诗吧。”

“感情危机正严重着呢,不听。”

“……啧,了不起。那我念我的,你可千万别听。”


29.

我们俩不会道别, 

肩并肩走个没完。 

已经到了黄昏时分, 

你沉思,我默默不言。 


我们俩走进教堂,看见 

祈祷、洗礼、婚娶, 

我们俩互不相望,走了出来...... 

为什么我们俩没有此举? 


我们俩来到坟地, 

坐在雪地上轻轻叹息, 

你用木棍画着宫殿, 

将来我们俩永远住在那里。 


30.


“……你用木棍画着宫殿,将来我们俩永远住在那里。”

“好的那咱们这就一言为定了啊,司马老师。”



完!


就,没咯,天,就是希望不要太让您失望吧……我 我也知道自己写出的是啥…😭

…还是比心好了❤️

谢谢您看到这儿🙏

还是太仓促了。以后再改好一点。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