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Weibo:@食不知味吗

写点无聊的,偏爱的,不开心的,还请多担待了。

一些无脑日常的存档。


有一天阿林躺在沙发上,伸出一只手玩着唐的头发。她忽然说,我给你剪头发吧。唐愣了一下说,好。

于是阿林很认真地拿来剪刀,开始给她剪头发。唐头发不算长,留得很整齐,阿林便顺着一条隐形的线,一点一点修着细碎的发梢。

剪完啦,阿林说,放下剪刀,两手十指交叉,先揉了揉指头,然后开始活动腕子。唐于是起身,动作流畅地收起茶几上的小剪刀,又走到从厨房拿来扫把和簸箕,弯腰打扫干净。等都收拾妥当了,才凑到衣柜上看看镜子,嘴里话仍然少,挺好的,怎么支付?

阿林笑了,她一笑就露出一对儿像小动物一样可爱的梨涡。她慢吞吞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故意大声地趿拉着人字拖,晃晃悠悠靠过来,从背后挂在唐身上。

你请我吃顿饭吧。

唐点点头。

要吃日料。

唐点点头,轻轻伸手去掰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她的手掌比阿林的宽大些,握住对方的手腕后还有富余的空间,唐没有收紧指间,就松垮地套着。然后阿林松开了环住唐脖子的手,松开前还掐了一把对方柔软的后颈肉。

唐走到卧室,边走边脱下了她们的情侣款居家服,套上黑色牛仔裤和土黄的套头衫,想了想,返回床头拿起被阿林遗忘了的棒球帽。

走到门口时,她将帽子递过去,阿林狡黠地笑一下,微微蹲下身体将帽子正好顶在头上。走吧,她欢快地拍拍手吵醒楼道里的灯,摁了电梯后就等着唐锁好门。

我想吃两份寿司,想吃拉面,还想喝可尔必思。阿林在电梯里自顾自地说。唐话少,仍旧道好。

唐饭量不大,阿林也是,不过她吃得比阿林要快一些。于是她吃完,便安静地看着阿林一手筷子一手纸巾地奋战。过一会儿阿林也吃完了,唐便举手示意结账。

等一下,阿林说,我要打包一份豚骨面带回家。

唐愣了一些,神色有些僵硬但很快变得自然,她喊来服务员,按照阿林的要求点了一份不加菜的豚骨面,加上炸蒜末和酱油汁。

他超爱吃炸蒜末的,阿林不得不提起来,神情也有些尴尬,谢谢你啦。

唐点点头,递出去自己的信用卡结账签字,然后平静地说,那下周见哦,我就不送你回家了,路上注意安全。

阿林眼眶红了一下,但她吸了口气,还是回以笑脸。

你也是,到家告诉我。

唐骑车回家。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阿林给她发的短信,正静静地躺在收件箱里。

我到家咯,你知道吗,刚才是你这两天跟我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

唐犹豫了一下,她对阿林的已读提示一直开着,也没有什么回复的必要,于是锁屏,绿灯,回家。


评论

© 提奧同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