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奧同學

Weibo:@食不知味吗

写点无聊的,偏爱的,不开心的,还请多担待了。

【虫铁/哈铁】心之所属(甜、一发完)

这个太可爱啦——治愈了我整天的丧气。

孤光残影:

【虫铁/哈铁】心之所属(短、甜、一发完)


 


(唔,这是关于 @P16 太太的那个虫铁哈铁的修罗场脑洞,我一如既往的写崩了……按演员实际年龄来,小虫22岁哈利16岁……至于身高就……都和史总差不多好嘛?其中戒指部分借用了《极品基老伴》里的梗,那俩爷爷太有爱了,毒舌也很赞啊!)


 


彼得一开始并没有把哈利当成个竞争对手来看待,谁会把一个16岁孩子的话当真?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他忘了很重要的一件事,他和托尼初次合作也是16岁,那时的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发自肺腑,也天真的认为自己对托尼来说是最重要的人,恩,之一。


事实是,托尼很早就拒绝了他的表白,理由很简单。


“我不和未成年人谈恋爱,等你到了法定饮酒年龄我们再来讨论这件事。”小胡子男人轻描淡写地许下承诺,一副第二天睡醒就会将之抛诸脑后的态度,“另外,你出去的时候记得帮我把垃圾带走,再让楼下的咖啡店帮我送杯去冰美式上来。”


于是16岁的彼得·帕克就拎着一袋子垃圾,从复仇者大厦的工作间里灰头土脸地滚进了电梯。


对比当年托尼对待他的冷淡,现今哈利所获得的待遇却优厚得令彼得嫉妒。


那小子拥有了随意进出托尼工作间的最高权限——这是彼得在上个月才拿到的资格——他还把穿着匡威鞋的脚搭在工作台上,而托尼对此视而不见。


当初他从天花板上跳到工作台上时,托尼是怎么说的来着?


哦,对了,他说:“蜘蛛仔,你敢把鞋印留在我微尘控制七级的台子上,我他妈就在你从曼哈顿荡到布鲁克林时轰断你的高分子聚合蛛丝。”


差别待遇。


但彼得绝不会当着托尼的面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嫉妒,那太令人难堪了。他反复安慰自己,你是个成年人,不要和一个还没到法定饮酒年龄的小屁孩计较,也许史塔克先生只是把他当成了当年的你而已。


想起当年被托尼拒绝的瞬间,彼得又觉得鼻子一酸。他的初恋无疾而终,以至于他这些年来想要试着和其他人建立起一段稳定的关系时,也总找不到在托尼身边的那种心跳加速感。


他爱着托尼,这份感情已被时间加固得壁垒森严。


 


当他一如既往的端着两杯冰美式从电梯里出来时,又看到了把脚翘在工作台上的哈利。


“你确定自己考上的是MIT?”从台子上把哈利的脚推下去,彼得将手里的咖啡托盘放在刚刚匡威鞋踩过的地方,拿起属于自己的那杯喝了一口,“我从没见过一个大学生能闲成你这个样子。”


“天才特优生待遇,第一学期我可以选择是去上基础课还是参加社会实践,托尼给了我一份SI的实验项目合约。”哈利伸向另一杯咖啡的手被彼得拍掉,他不满地搓了搓手背,“小气鬼。”


“那是史塔克先生的,想喝自己去买。”


其实彼得在听到托尼名字的时候,就想把咖啡浇到对方头上去了。他和托尼认识六年了,可到现在为止还只能用“史塔克先生”这个称呼,这小屁孩居然叫得如此亲昵,简直是在炫耀。可他又不得不承认,哈利确实有炫耀的资本,光凭是托尼的校友这一点就比他有优势。当然他也不是上不了MIT,他选择纽约大学不过是为了想要守在托尼身边。


显然,比起已经成年的蜘蛛仔,托尼现在对一个16岁就能上MIT的孩子更感兴趣。彼得当然知道对托尼来说这肯定不是爱情,这小屁孩也不过就是享受被托尼另眼相看的虚荣心,毕竟托尼总会不自觉的就以一位导师,甚至父亲的形象来影响身边的年轻人。


好吧,那是托尼的骄傲,他有这资格。


自我安慰了一番,彼得坐到工作台边开始着手处理自己的论文。他被允许使用星期五的数据库,用以完成他论文所需的庞大数据。他一开始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来征询托尼,毕竟对于托尼来说,星期五的数据库就相当于国防机密,没想到对方一口答应,这让他为之兴奋了好几天。


想来托尼对他的信任度还挺高的。


刚调用了几个文件夹里的资料就被拦截在一道密码后面,彼得拿起电话想要打给托尼询问密码,结果哈利起身过来在键盘上输入了密码,文件夹被成功打开。


“看起来,托尼对你也不是毫无保留。”某人的鼻子都快翘到天花板上去了,“有任何问题尽管问我,别去打扰托尼,他很忙的,大~哥~哥。”


彼得忍了又忍才没在一个16岁的孩子脸上留下个黑眼圈。他不能那么干,不然这臭小子一定会找托尼去哭鼻子,而他则会被托尼列入欺负小孩的恶霸名单。


他想要欺负的小孩拍了下大腿:“啊,对了,晚上托尼约了我去看NBA的比赛,我得趁地铁进入高峰期前过去。”


这句话简直又给了彼得心脏一刀。当年他也以为能和托尼一起看比赛,结果对方自己去了现场,而他则被托尼的司机兼保镖打发去买零食,还只能在电视屏幕里看托尼的脸。


然后他就在晚间的比赛转播中,看到了托尼和哈利的脸一起出现在大屏幕上。


 


彼得的不满爆发在一次战后托尼对他的指责声中,地点就在复仇者大厦的顶层平台,哈利也在场——这小子现在是大厦的暂住户了,房间就在托尼的卧室隔壁。


“你为什么不干脆承认,你从来就没对我满意过?”


脱臼的胳膊刚刚复位,彼得却无暇顾及伤处的不适,托尼的指责令他心痛。他救了所有人,却因自己从帝国大厦上摔落而被托尼指责,他没有辱没超级英雄的名声,他只是在救人和自救之间做出了选择。


托尼的表情怔了一下,眼神的微妙变化告知面前的人,他现在的情绪名为愤怒。


“表现的像个混蛋,就能证明自己是对的?”双手抱胸,托尼的眼神飘向坐在客厅里舔冰激凌的哈利,“我以为你是个成年人了,彼得·帕克同学。”


“你很清楚,你并没有拿我当个成年人那样对待!”彼得不想当着哈利的面和托尼起争执,但他必须在托尼心里为自己争取应有的地位,“所以,现在有个当年的我出现,你就立刻转移重心,着手培养另一个不会挑战你权威的死忠脑残粉了对么?”


“注意你的措辞,彼得。”托尼的眉头深深皱起,“当年的你?我认识哈利的时候他只有九岁,我更倾向于在他的人生中起到了父亲的作用。”


“我认识你的时候只有七岁!哦不,你肯定不记得我了对么?那个人群中戴着钢铁侠面具的小男孩,你早就忘了!”


托尼的眼睛转了转,似乎在挖掘记忆深处的画面,片刻后他摇摇头:“完全,一点也想不起来。”


“我就知道……”彼得彻底泄了气。


他在干什么,争宠么?比谁更糟认识托尼简直毫无意义。


不过这至少让托尼的态度平缓下来,他拍拍彼得的肩膀,没有受伤的那一边。


“你今天过的很艰难,我不该说那么重的话,但我希望你明白,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受伤。”


“我只想听你夸我一句‘干的漂亮,蜘蛛仔’……”


“干的漂亮,蜘蛛仔。”


“……”


“不满意?难道还要我给你跳段膝上舞作为奖励?”


“我不……我……”


真要那样似乎也不错。


考虑到现场还有未成年人在,彼得决定把话咽回到肚子里。


 


“我要是你,就不会和托尼吵架。”舔着冰激凌,哈利甩给正往肩膀上捆冰袋的彼得一个看白痴的眼神,“他是个骄傲的人,任何反对意见都会给他带来压力。”


“别以为说这样的话,自己就是个成年人了,吃你的冰激凌吧,小屁孩。”


彼得靠在沙发上,按住肩膀位置的冰袋。心情平复下来,伤痛的感觉就格外明显。


哈利耸了下肩膀,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不屑:“他需要的是无条件的支持,在这一点上,我做的比你好,所以说我才是最适合托尼的人,你最好靠边站。”


“嘿,他拿你当儿子看待,你刚才自己也听到了。”彼得很想把冰激凌扣到哈利脸上去,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让他闭嘴。


“人总会改变的不是么?等我长得比他高,比他更强壮的时候,他自然就会用另外一种态度来看待我,你明白的,男人的魅力。”


“我不确定和一个16岁的孩子讨论这种话题是否犯法。”


“那取决于你脑子里的画面有多下流。”


“嘿!”彼得一巴掌拍掉了哈利手里的冰激凌,“别试图激怒我,小子,你知道后果。”


看了眼一团糟的地毯,哈利眨眨眼睛说:“你最好先考虑下托尼看到这个的后果。”


“我会送去干洗,再说复仇者大厦里不会连块备用地毯都没有!”


“事实上,这是我从阿拉伯订购的驼绒地毯,全纽约只此一块。”托尼从电梯里出来走到吧台边,发现地毯上的污渍后瞪了彼得一眼,“你最好亲自给我刷干净,蜘蛛仔。”


“我很……抱歉,史塔克先生……”


感受到哈利眼神中的嘲讽,彼得深感自己被这小混蛋算计了。


 


拿着吹风机吹干地毯时,战斗中飙升的肾上腺素褪去后的困倦让彼得靠在沙发上不住的点头,很快就被拉进了沉沉的梦乡。毯子搭在身上的动作惊醒了他,他本能的握住了还悬停在身体上方的手臂,睁眼对上了一双茶色的明眸。


“史塔克……先生?”他尴尬地放开手,起身抓抓脑袋,“抱歉,我睡着了。”


托尼温和地看着他说:“继续睡,或者你需要一张床?”


“不,沙发很好。”将毯子团成一团捂在下腹上,彼得涨红了脸,“地毯已经刷干净了,我就只差吹干而已。”


他刚才梦到了托尼被自己抱在怀里,现在骤然惊醒,下面还硬着。


“得了吧,我就说说而已,让全纽约的大英雄干这个,我会被小报记者口诛笔伐。”


托尼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这让彼得更加紧张。他捂着毯子往旁边挪了下身体,给托尼腾出一块坐下的位置。


“事实上,我今天本来想要给你这个。”托尼坐到他身边,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盒子,“你上次说过,有喜欢的人了但买不起戒指,我就想着,反正我也用不上它,给你好了。”


“这是……”打开那个略显陈旧的首饰盒,彼得盯着里面的钻石戒指不知所措。


“我母亲的戒指,别嫌弃,虽然款式老一些,但起码是颗三克拉的钻石,没有哪个姑娘能拒绝这个。”托尼说着靠到沙发背上,神情放松地看着他,“另外我认为也没有哪个姑娘会拒绝你。”


“你就……你就拒绝过我。”


“嘿,我可不是个姑娘。”


“史塔克先生……我……”彼得扣上盒子,将其交还到托尼手里,挤出一丝苦笑,“我喜欢的人,一直就只有你而已。”


托尼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这让彼得完全无法揣测对方的心意。为了打破两人之间的尴尬,他开启了话唠模式——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过没关系,你做的够多了,这么多年你给予了我很多支持和教导,对此我表示感谢……能在你身边与你共事我就很开心了,虽然从没和你一起看过NBA的现场比赛,不过那不是重点,在电视里看也一样……我以后会注意,不会让你再为我担心……我已经过了法定饮酒的年龄,不过我想这也没什么关系了……哦对了,梅姨下个月过生日,她想让我邀请你,不过我已经回绝她了,我说你很忙,没时间——”


“下个月几号?”


“啊?”


“梅的生日。”


“7……7号。”


“我会把那天晚上空出两个小时。”托尼说着,把首饰盒再次放到了彼得的手里,“我戴9号戒圈,改戒圈的钱你总有吧?”


“有……”


“很好,睡吧,你明天上午不还有课?”


“等……等一下!史塔克先生!”起身拽住正要离开的托尼,彼得根本没能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戒指……你……这不是……我……”


一眼瞥见彼得下腹那精神抖擞的凸起,托尼抬手搓了下嘴角,咋舌道:“年轻真好。”


“……”


彼得用毯子捂住脸扑进沙发里,尴尬得脖子都红了。


等等,他是不是忽略了什么,刚才史塔克先生说他戴几号戒圈来着?


 


END


 


彩蛋,来一发——


 


“不,托尼,你不能这么对我。”哈利沉着脸,“伴郎?你这是往失恋的人伤口上撒盐。”


“鉴于我身边未婚男士的人选不多,也只能找你了。”托尼无所谓地轻耸着肩膀,“只是个低调的小婚礼,如果找我那些超英朋友里的人来做伴郎,场面就太大了。”


哈利嘟起嘴,满脸不屑:“他有什么好?你就不能再等我几年?我保证能成长为一个你真正需要的男人。”


“嘿,小家伙,这无关我需要什么,而是我想要什么,你搞错了重点。”托尼揉了把哈利的头发,“伴郎和花童,你自己选。”


“你就不怕我把你们的婚礼搞得一团糟?你知道我有那个能力。”


“你敢捣乱,我就让彼得把你吊到曼哈顿大桥上去。”


“好吧,你现在开始依靠他了。”


“嗯哼,丈夫不就是用来依靠的么?”


“我开始想象你穿婚纱的样子了。”


“我保证你没机会看到。”


“你觉得你们大概什么时候会离婚?”


盯着哈利稚气未脱的年轻面庞,托尼得意地勾起嘴角。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在我的婚姻里,只有丧偶没有离异。”


 


END


 


最后一句是之前流传在网上的段子,请当逗逼来看别觉得悲伤……


我的虫铁路子越来越跑偏了…… 



评论
热度(492)

© 提奧同學 | Powered by LOFTER